<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她這一嗓門格外響亮,又帶著驚恐的顫音。

      不但完美的暴露自己的位置,任誰聽到都會以為她是被劫持的那一個。

      傅雅娜看著當下的情景。

      屋里一共三個人,一個打著石膏坐在輪椅上,一個被五花大綁失去行動力。

      唯一一個站著并神似綁匪的只有自己。

      果然,不出半分鐘。

      一個紅點從破碎的窗戶外瞄準到傅雅娜身上。

      狙擊手?

      傅雅娜幾乎是條件反射般蹲下身,竄到楊志身后,將他臃腫的身體當肉盾。

      紅點隨之落到楊志身上。

      他被嚇得全身都在顫抖,冷汗一層疊一層的冒。

      “傅……傅小姐,我們可以出去和……和警察講清楚……我們都、都都都是受害者……”

      扶桑故意問道:“你們都是受害者,那誰是綁匪?”

      “當然是你!你這個惡毒的女人,綁架我還虐待我!等我出去了一定不會放過你!”

      這個地方已經被警方包圍了,自己獲救的幾率大于百分之九十。

      不管這兩個女人怎么撕,自己都是貨真價實的受害者。

      楊志稍稍有了點底氣。

      “我勸你趕緊自首,爭取個寬大處理,看在相識一場的份上,我可以幫你請律師?!?

      扶桑被他逗笑了:“那我得提前謝謝你?!?

      傅雅娜被這兩個絲毫感覺不到事態嚴峻,甚至還在扯皮的人吵得心煩。

      “閉嘴!”

      她大聲呵斥了一聲,緊接著捧起脖子上的項鏈焦急的開口:“我現在該怎么辦?”

      她在和誰說話?

      扶桑伸長了脖子去看。

      在三個人都沒有開口的情況下,第四道聲音出現了。

      “蠢貨,讓你直接殺了她,你非要繞個圈去測試紀修,呵,弄到現在這個境地,你還有臉問我怎么辦?!?

      雌雄莫辨的混合音色,冰冷的沒有一絲感情。

      自己耳朵后面突然出現了第四個人的聲音,楊志嚇得后背寒毛都倒豎了起來。

      “你總得幫我想個辦法!我要是死了,向星眠的氣運你一絲都拿不到!”

      傅雅娜開始慌了。

      從她得到這個奇怪的東西開始,一直以來都是聽它的指使去做,才一點一點偷走了向星眠的氣運,擁有了她的人生。

      可現在,她被逼到困境里了,這個東西想甩手不管了。

      【叮!檢測到異常能量波動,目標正在鎖定中……】

      項鏈忽然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力量涌向自己,像一張無形的網一樣,正在一點一點禁錮自己。

      它為數不多的能量被對方反向吸收。

      “你自求多福吧?!?

      說完最后一句話,趁著這股無形的網尚沒有完全形成包裹之勢,項鏈果斷拋棄了傅雅娜。

      瞬間在她掌心消失。

      “你不能走!”

      傅雅娜驚恐的立刻攥起掌心試圖捏住項鏈。

      可她還是慢了一步。

      現在的她,是真正的孤立無援了。

      扶桑及時在她傷口上撒了一把鹽。

      “忘了告訴你,我在你的手機上發送了一個病毒,你在病房和紀修說的話,我全都監聽并錄音了一份發給了警方。

      我勸你趕緊自首,爭取個寬大處理,看在相識一場的份上,我可以幫你請律師?!?

      楊志:“???”

      這話怎么聽著這么耳熟?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