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即將傳送位面劇情,是否接收?】

      從傳送的暈眩感中緩緩回過神兒,扶桑睜開眼睛,只覺得全身酸軟無力,眼皮子重的抬都抬不起來。

      還沒來得及打量自己身處的環境,屬性面板就出現在眼前。

      依然是碩大的兩個‘是’和‘否’。

      她沒有猶豫的選擇了‘是’。

      原主叫于寶仙。

      別看她這名字有點俗,但人家的身份一點都不俗。

      正二品國大將軍家的嫡女。

      原主從小活潑好動,不像一般世家貴女那般喜歡詩詞歌賦,琴棋書畫這類文雅的東西。

      她打小就喜歡舞刀弄槍,練就了一身好功夫,時下王公貴族之間流行的吟詩作對反而一竅不通。

      她爹一直對自己把好好的閨女養成潑猴一樣的野小子一事耿耿于懷。

      尤其是在某天,意外聽到年輕的世家公子們聚在一起討論京都的貴女。

      說別的貴女都是溫柔,詩意,端莊,矜貴。

      到自家閨女這兒,畫風突變。

      說于寶仙粗魯,不知禮數,像個糙漢一樣,誰把這么個玩意兒娶回家不得鬧心死。

      國將軍聽的火冒三丈,勃然大怒。

      氣勢洶洶的沖到護國寺,對著滿天神佛許愿。

      不求自家閨女能一夜之間變得端莊賢淑,只要能稍稍有點姑娘樣,他愿意從此以后在不沾葷腥。

      忽然又覺得僅是自己不沾葷腥好像不夠虔誠,于是又說:“于某人全家老小從此都不再沾染葷腥!”

      不知道是哪尊神佛聽到了這位老父親的一腔拳拳愛女之心,忽然有一天,他發現閨女沒有再像以前一樣出現在校場,扛著大刀追砍自己手下的校尉們。

      反而開始涂脂抹粉,悄悄跟著夫人身邊的嬤嬤學規矩。

      國將軍激動之下四下打探,終于打聽到自家閨女在一個月前的詩會上看上了樓太師家的公子,樓奕。

      國將軍偷偷去看過,這個樓奕已過束發之年,清秀俊美,一表人才。

      心在激動,手在顫抖。

      老父親頭腦一熱,沖到當今陛下面前求旨賜婚。

      陛下一看于寶仙兩個月前剛行過及笄之禮,兩個孩子年歲相當,也算是門當戶對。

      而且看國將軍這激動的樣子,好像還不知道樓奕那小子的秉性。

      秉著燙手山芋趕緊拋的原則,陛下當即下旨賜婚。

      并給樓奕封了個定榮侯的閑職,完婚后就打發到袞州的一縣之地給他做封地。

      這地方天高皇帝遠,樓奕的毒辣陰狠的性格完全釋放了出來。

      以前在父親和皇帝的眼皮子底下,他多少收斂著。

      可在的平昌縣,他爵位最大,吃喝嫖賭樣樣都沾,若是有人不開眼惹惱了他,殺人放火也是干得出來。

      樓奕之所以敢這么囂張,除了他爹是當朝太師外,他一母同胞的親姐姐更是皇帝的寵妃。

      縣官不愿惹禍上身,對樓奕的所作所為始終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由著他去。

      原主本是活躍開朗的性子,就因為成親當晚,樓奕掀起蓋頭后,當著鬧洞房的眾人毫不留情的痛批原主粗魯沒教養,做作惡心,給原主留下了很深的心理陰影。

      原主為了他,摒棄了自己的天真嬌憨,一板一眼的跟著嬤嬤學規矩。

      一個好好的花季少女,被生生磋磨的像個木偶一樣失去了往日的靈動。

      然而她這副木頭一樣的呆傻,更是惹得樓奕嫌惡。

      一房一房的美妾抬回家。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