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飯香味兒倒是一陣一陣的透過門縫飄進來。

      扶桑喝了水,又坐著緩了許久,手腳稍稍有些力氣了。

      她來到房門前,扒著門縫往外看。

      小院石桌上,一個略顯圓潤的背影坐在石凳上正吃著扶桑的飯菜,嘴里還念念有詞。

      “這都燒的什么菜?沒油也沒鹽,多吃幾口,老娘嘴里都要淡出鳥了!”

      原主此時病著,廚房燒的飯菜自然是適合病人口味的清淡。

      這老東西不給原主找大夫看病,現在連她吃的飯菜都給扣下自己享用。

      此時,扶桑胃里因長時間沒有食物可以消化,發出“咕~”一聲響。

      揉了揉肚子。

      扶桑心里直冒火。

      她走回內室翻箱倒柜的找趁手的東西。

      忽然瞥見洗臉的銅盆里還有水沒有倒掉。

      扶桑端起盆放到桌子上,把茶壺里涼透的茶水帶茶葉一起倒進盆里。

      氣勢十足的一腳踹開房門。

      “砰!”

      寂靜的院子里突然炸響,吃的正嗨的秦嬤嬤被嚇得剛送進嘴里的雞肉嚼都沒來及嚼,連骨頭帶肉直接咽了下去。

      噎得她捶胸頓足。

      “秦嬤嬤……”

      幽幽的聲音從背后傳來,一陣寒意爬上后背,秦嬤嬤心里一驚。

      剛回身,視線還沒落穩。

      “嘩!”

      一盆涼水猝不及防的潑了她一臉。

      有水進到嘴里,她下意識的咽了下去。

      卡在喉嚨里的雞肉有水潤滑,總算順利的一道進入胃里。

      好不容易重新喘過氣,晚風徐徐一吹,濕透的衣裳貼在身上冷颼颼的。

      秦嬤嬤橫眉倒豎,抹了一把臉上的水和茶葉,也不看眼前是誰,破口就罵:“哪個賤蹄子敢潑老娘?看你是皮癢了欠教訓,回頭老娘就找個人伢子將你這賤皮子發賣到……”

      不等她狗嘴里吐出更多污言穢語,扶桑一記窩心腳踹在她胸口。

      圓潤的身子瞬間失去平衡。

      “哎喲喲喲……”

      口中一連串的驚呼,秦嬤嬤倒下去時雙手胡亂抓撓,連帶著一桌子的飯菜連盤子帶湯水的灑了她一身。

      尤其是那一盅蹄花湯,從爐子上取下來不久,還冒著熱氣,一股腦的灑在她身上。

      秦嬤嬤被燙的慘叫連連,在地上滾來滾去。

      這么大的動靜總算讓躲在后罩房里偷懶的丫鬟們跑了出來。

      寬敞的內院里,一眼就看到扶桑只穿著淺綠色的絲緞中衣,一手叉腰,一手提著銅盆,冷眼看著地上打滾慘叫的秦嬤嬤。

      這些丫鬟都是原主跟著樓奕來到平昌縣后從當地人伢子手里買的,談不上多忠心。

      平日里見原主被那些從京都來的嬤嬤們訓誡的呆傻憨楞,便漸漸的不將她放在眼里。

      她們都知道,只要討好這些嬤嬤就有好日子過。

      至于原主這個堂堂正正的夫人……

      名存實亡罷了。

      如今見到這一幕,第一反應就是去救秦嬤嬤。

      “呀,秦嬤嬤燙的不輕,快起請大夫!”

      呵,請大夫?

      原主躺在床上,病的半死不活都沒人管。

      現在不過是一個嬤嬤被燙一下就要大張旗鼓的叫大夫?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