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耿直的丫鬟只是如實贅述扶桑的原話。

      卻不成想竟惹得脾氣火爆的趙嬤嬤當場發作,抬手就是一耳光抽到丫鬟臉上。

      “好你個為虎作倀的小娼婦!待老娘收拾了那小蹄子,再來收拾你!”

      憤怒的冷哼一聲,不理會身后莊嬤嬤的叫喊,她氣勢洶洶的就沖到了內院。

      一腳踹開扶桑的房門,也不等看清房間里的情況,怒目橫對張嘴就來:“你個爛心爛肺的賤皮子,枉費我們姐兒仨平日對你的教誨!對待你親如閨女的嬤嬤都能下此狠手,狼心狗肺毫無教養,簡直放肆!”

      毒舌犀利,步步逼近。

      走進坐在床上的扶桑,也不去管她什么表情,緊緊捏著她的手腕就要拖走她。

      “今日我便要讓侯爺看看,你這位京都貴女的惡毒嘴臉!”

      扶桑穩如泰山的坐在床沿,任她連拖帶拉,屁股都不曾挪動半分。

      氣昏頭的趙嬤嬤見一向聽話的扶桑今日向變了一個人一樣,看著自己的目光冷的像冰碴。

      “好啊,你還敢和我犟?我讓你犟……??!”

      她伸手就想擰扶桑的身上的肉。

      不等她手碰到扶桑的衣角,扶桑已經掀起床榻上的被褥,劈頭蓋臉的蒙到趙嬤嬤臉上。

      眼前驟然一黑,趙嬤嬤驚呼一聲就要扒拉蒙住頭的被子。

      忽然腿上被人猛踹了一腳,鉆心的疼讓她慘叫一聲,裹著被子摔倒在地上。

      “??!我的腿要斷了!”

      三個嬤嬤中,趙嬤嬤脾氣最為火爆,莊嬤嬤看她那氣勢洶洶沖到內院的樣,怕她惹出禍端,急忙跟在她身后。

      不料想正好看到扶桑一腳踹斷了趙嬤嬤腿骨的一幕。

      莊嬤嬤心里一驚。

      原主近一年來的低姿態,讓她早就忘記了原主往日在將軍府扛著大刀追砍將軍手下校尉的畫面。

      直到現在,她才驟然想起,眼前這位可不是什么弱質纖纖的深閨小姐。

      人家從小舞刀弄槍,徒手劈磚,胸口碎大石都不在話下。

      只怕是往日把她欺負的狠了,今日才一并爆發了出來。

      秦嬤嬤半死不活的發著高燒,趙嬤嬤抱著斷腿在地上嚎叫。

      唯一站著的并毫發無損的莊嬤嬤只覺一股寒氣襲向頭皮,她極識時務的撲通一聲跪下,哆哆嗦嗦的叫了一聲:“夫、夫人……”

      扶桑打了一個哈欠,并沒有為難哆嗦害怕像只鵪鶉的莊嬤嬤。

      “叫的吵死了,趕緊把她帶走?!?

      “是是是!”

      莊嬤嬤見扶桑沒有和自己翻舊賬,松了一口氣的同時,趕緊跪爬著向前,把斷了一條腿嗷嗷叫的趙嬤嬤連拖帶拽的弄出了扶桑的房間。

      而扶桑這一通發作的效果也是立竿見影。

      往日早飯只有一碗白粥,兩份寒酸的小菜,今天卻是糕點小菜擺了滿滿一桌。

      主食也不再是單調乏味的白粥,而是健脾養胃的碧粳粥。

      在丫鬟們的服侍下梳洗完,扶桑坐下餐桌上吃飯。

      見識過扶桑的厲害的丫鬟們也不敢在像往日一樣懈怠,恭恭敬敬的伺候著。

      吃完飯,漱了口。

      扶桑把昨晚翻找出來的戒尺藏在袖子里,大步朝樓奕住的院子走去。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