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原主嫁給樓奕,是因為喜歡他。

      樓奕娶原主,純粹是因為皇上賜婚。

      要說多討厭談不上,但也絕談不上喜歡。

      尤其是原主為了他,強行壓制自己原本的性格,非要讓本來不受拘束的自己變成一個恪守禮節,呆呆木木,毫無趣味的人。

      樓奕就更不喜歡了。

      剛成親那會兒,在皇上和父母眼皮子底下他還裝一裝。

      自打離開京都來到平昌縣后,他就徹底放飛自我。

      不但和原主分院而住,兩個院子之間隔得還相當遠。

      扶桑一路走來,早起灑掃的下人都用好奇的目光看著她。

      以前在嬤嬤們的教導下,原主的一舉一動都謹慎矜持。

      哪像現在,步子邁的又快又急,就差原地起飛了。

      剛踏入前院,和樓奕一起長大的小廝盛吉得到消息趕緊出來攔在她身前。

      “夫人留步!侯爺尚未起身,夫人還是晚些時候再來吧?!?

      扶桑不咸不淡的吐槽了一句:“這么大的人還賴床?!?

      腳下卻不停,繞過盛吉就要繼續往里走。

      盛吉腳下敏捷,一溜身再度竄到扶桑身前擋住她的去路。

      “夫人還是聽小人一句勸!若是強闖,難免會惹侯爺不高興?!?

      這句話的潛臺詞是:我已經提醒過你了,希望你不要不識抬舉,自找歘啵。

      呵,這些下人還真是一點都不拿原主當主子看呢。

      扶??刹粫T著他。

      在盛吉信誓旦旦,以為她會知難而退的目光中,扶桑迅速抬手,一把擰住了他的耳朵。

      她手上力道不小,直接擰的盛吉嚎叫不止。

      “夫人、夫人這是做什么?!快快松手!耳朵要掉了!”

      盛吉疼的五官都皺到了一起。

      扶桑卻沒理會他的嚎叫,也不松手,就這么擰著他的耳朵走入廊下。

      耳朵還在她手里,盛吉只能弓著腰,亦步亦趨的跟著她走。

      靠近房門,女人嬉笑的聲音從門縫里傳了出來。

      扶桑這才松開手,用眼神示意他開門。

      盛吉揉著耳朵一臉害怕,畏畏縮縮的朝后退了兩步。

      “沒用的東西?!?

      扶桑送了他一個白眼,上前一腳踹開了門。

      濃郁的脂粉香氣撲面而來。

      房間里倒也沒有不堪入目的場景。

      樓奕從船坊上帶回來的妓子只穿著肚兜襯裙,一層淺粉的薄紗松松垮垮的掉在臂彎。

      纖瘦白嫩的后背全都暴露在空氣中,正扭著細腰跳舞。

      全身上下都散發著勾人的媚態。

      房門突然被踹開,她先是驚了一下。

      待看清扶桑的臉后,妖媚的笑了起來:“姐姐突然造訪,莫不是想侯爺了?可是侯爺身邊有我,怕是半分目光都難分給姐姐……”

      不論是語氣還是神態,都把得意兩個字明晃晃的掛在臉上。

      扶桑卻壓根沒把這根小蔥放在眼里,像推礙眼的雜物一樣,一把將她掀翻到一邊。

      二話不說,亮出袖子里的戒尺,朝著攤在軟榻上,衣衫不整的樓奕抽了過去。

      樓奕也是有武功在身的,見扶桑襲擊而來,他一點都不慌張,姿態優雅的躲過了她迎面一抽。

      “砰!”

      他人躲過去了,軟榻上放置酒水的小桌子卻糟了毒手。

      看著被扶桑一尺抽的稀碎的桌子,慵懶的表情凝固在臉上。

      這一下要是抽到他身上……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