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簡直不敢想象。

      “你發什么瘋?”

      他眉頭皺的緊緊的,臉上每一個細微處都在散發著他不滿的情緒。

      扶桑一言不發,運足真氣,腳尖蹬地。

      纖瘦的身影如驚鴻掠過般急速沖向樓奕,戒尺被她舞動的像長劍一樣。

      樓奕身手還不錯,雖然比不上行走江湖的大俠,但對付個把五大三粗的莽漢還是可以的。

      面對看似嬌弱的扶桑,他多少有些輕敵。

      直到被扶桑用戒尺狠狠抽了幾下。

      疼的他火氣蹭蹭直冒。

      眼睛里燃燒著兩團火焰,壓抑的語氣強烈的表達出他的不滿:“于寶仙!你他娘的抽哪門子瘋?”

      “就是瘋了,所以才抽你?!?

      毫不客氣的話,氣的樓奕發出兩聲冷笑:“既然如此,就別怪老子欺負女人了?!?

      扶桑也沒廢話,兩人再次纏斗在一起。

      一個比一個下手狠。

      很快屋里的擺件就都遭了殃,劈里啪啦的聲音不斷。

      被樓奕帶回府的妓子縮在墻角里瑟瑟發抖。

      院子里灑掃的下人聽到動靜紛紛放下手里的活計,忍不住朝屋里看過去。

      盛吉畏畏縮縮的扒著門框,一臉焦愁的看著里面激烈的戰況:“這哪是夫妻,簡直是兩個仇人?!?

      正巧此時,樓奕抬起雙臂當下扶桑一招時,空門大開,她毫不留情的一腳踹在他胸口。

      運滿內力的一腳,直接把他從屋里踹飛了出去。

      看熱鬧的下人只見到一個白色的影子,‘咻’的一下從內室飛了出來,‘砰’的一聲重重的落在直通廊下的石子路左側草地上。

      眾人:“……”

      盛吉最先反應過來,一臉恐慌,撕心裂肺的大喊了一聲:“侯爺!”

      眾人這才反應過來,慌亂的一擁而上。

      扶桑氣定神閑的跨出門檻。

      看見眾人手忙腳亂的把樓奕扶起來,拍灰塵的拍灰塵,摘雜草的摘雜草。

      直到被下人從地上扶起來了,樓奕都還是一臉懵。

      好像還沒搞明白自己怎么就從內室飛到外面來了。

      “于!寶!仙!”

      好不容易緩過勁兒,樓奕頂著一頭雜草,怒火沖冠而起。

      猛然推翻圍繞自己的眾人,他運起輕功飛到扶桑眼前就是一掌。

      扶桑敏捷的躲過,但這次卻沒有再出手和他纏斗。

      而是亮出手里的戒尺:“你看清楚這是什么?!?

      剛剛在內室打的火熱,他根本沒注意扶桑用的是什么武器,直到她刻意提醒,他才分出一點余光看向她手里。

      待看清戒尺上的龍紋,頓時臉色黑沉如鍋底。

      這特么不是大婚當日,皇帝陛下親賜的戒尺嗎?

      猶記得那日,皇帝陛下當著自己父母的面對于寶仙說:“朕今日將此戒尺賜予你,他日樓奕若欺負你,你便用他教訓這個臭小子,見此尺如見朕?!?

      見此尺如見朕。

      耳邊回蕩著這句話,樓奕臉色如同吞了翔一樣難看。

      心不甘情不愿的屈膝半跪。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一眾下人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見主子都跪下了,只得跟著一起下跪。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