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山呼萬歲的聲音此起彼伏。

      院里廊下,不論是下人還是護院,統統跪了下來。

      “大婚當日,陛下當著爹娘之面賜尺于妾身,說相公猴性頑劣,要妾身用此尺管束相公。

      前些日子是妾身糊涂,如此那般縱容相公,如今大病一場總算清醒過來,妾身必當不負陛下所望?!?

      她雖然一口一個妾身,但面上揚著笑意,腰板挺得筆直,半分恭順的姿態都沒有。

      尤其是當著一院子的下人說自己猴性頑劣?!

      還想借陛下的勢管自己?

      呵,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樓奕噌一下站起身,指著扶桑的面孔張嘴就罵:“于寶仙!你他娘的少這在給老子拿著雞毛當令箭!告訴你,敢管老子的人,不是還沒出生,就是先一步去見閻王了!你想做哪種人?”

      眼前的少年面容俊秀,身姿挺拔,只比原主高出一個半頭。

      但全身都彌漫著一股很重的戾氣。

      扶桑實在很難把他和原主記憶里那個溫柔愛笑的少年郎重合在一起。

      盡管心里有疑惑,但此時她還是非常討厭樓奕滿臉兇狠的指著自己的模樣。

      “你特么的再指我一個試試?!?

      眾人:“???”

      樓奕:“?。?!”

      詫異的神色布滿眉宇之間。

      他完全沒料到向來在他面前恭順的扶桑會和自己頂嘴。

      然而他更想不到的是下一秒,扶桑舉起戒尺,二話不說就朝他指著她的手抽了過去。

      樓奕反應極速的抽回了手,并錯身后退了幾步。

      他剛想還手,可視線看到戒尺上的龍紋,不由一頓。

      就是這短暫的幾秒鐘,扶桑再次殺了過來。

      “瘋婆娘!”

      恨恨的罵了一句。

      樓奕轉身就跑。

      扶桑后腳緊追。

      “你有種別跑!”

      依然跪在院子里的下人眾臉懵逼的看著一向如同混世魔王一般作天作地的侯爺,居然被軟弱的夫人滿院子追著打。

      這……未免也太奇幻了……

      一定是我起床的方式不對!

      就在下人們懷疑人生的時候。

      樓奕一邊圍著石桌跑,一邊恨恨的大吼一聲:“你有種放下戒尺!”

      “好!不過你別后悔!”

      扶桑答應的干脆利落。

      等他反應過來扶桑說了什么的時候,她已經丟下戒尺,一個加速沖刺瞬間抵達他眼前。

      食指與中指并攏,趁他不備,快速擊打在他身上幾處大穴上。

      樓奕雙腿驟然發軟,保持著跑動的姿勢猛然撲到在地上。

      “呸呸呸?!?

      吐掉吃進嘴里的塵土,樓奕只覺得臉面盡失,惱羞成怒的準備爬起來找扶桑算賬。

      雙手撐地使勁兒。

      “砰?!?

      身體不受控制的再次一頭栽倒在地上。

      兩條胳膊軟綿綿的像面條。

      “你對我做了什么?”

      樓奕驚恐的發現自己體內的真氣竟全都消失了,手腳酸軟的一絲力氣都抬不起來。

      扶桑在他眼前蹲下,微微一笑,好像又恢復到了之前那個端莊矜持的管家夫人。

      只是從她嘴里說出來的話,卻是讓樓奕瞪大了眼睛。

      她說:“沒什么啊,我只是封住了你的七筋八脈,讓你從此都無法在使用內力而已?!?/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