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所以呢,打今兒起,相公就老老實實的待在家里讀書,明年的會試定要一舉中第!”

      雖然樓奕有爵位在身,但手上并無實權,也不能世襲罔替。

      樓太師還是更希望看見兒子考取功名,出入朝堂,而不是當一個整天斗雞遛狗的紈绔子弟。

      他的寵妃姐姐也是如此希望的,所以才撒著嬌想盡辦法讓皇上賜了一個戒尺給原主。

      就是希望她這個當妻子的能好好管束樓奕。

      樓奕雖然整日胡作非為,正事不干。

      但腦子轉的極快。

      成婚當日皇上賜戒尺的時候,他就猜到了他們的意圖,所以洞房花燭掀蓋頭的時候才會對自己的新婚妻子惡語相向。

      深受打擊的于寶仙確實如他所愿的產生了深深的自卑心里,從此將皇帝陛下親賜的戒尺壓箱底了。

      樓奕好不容易脫離父母的眼皮子,過了一段無憂無慮,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悠閑日子。

      可沒想到當了這么久受氣包的于寶仙,今日突然發的哪門子瘋。

      居然翻出戒尺打了自己一頓,還想要強迫自己考科舉。

      看她說的信誓旦旦,好像已經看到了他高中狀元的景象。

      他冷笑了一聲,十分不配合。

      “眼睛長在我身上,我不想看,你還能逼我不成?”

      沒理會他語氣中的譏諷,扶桑隨手指了兩個小廝:“你,還有你,把侯爺帶進書房?!?

      悄悄吃瓜的兩人突然被點名,頓時懵了一下。

      下意識的看向被點了穴道,趴在地上的侯爺。

      對方冰冷的目光讓他們身子一顫,立即低下頭,腦袋深深的埋到了胸口。

      樓奕眉梢掛上得意的神色,沖著扶桑楊了楊眉。

      扶桑二話不說站起身,將戒尺斜插進后腰衣帶中,擼了擼袖子。

      半蹲下身,兩只手插進他咯吱窩。

      一種不祥預感涌上心頭。

      樓奕略帶驚慌的大聲叫道:“于寶仙,你要干什么?”

      “走你!”

      扶桑清喝一聲,雙臂驟然發力。

      “啊啊啊啊??!你要干什么???”

      失重感驟然襲來,他在一陣天地轉中驚聲叫喊。

      等他反應過來時,扶桑已經將他扛上了肩頭。

      樓奕的聲音近在耳邊,吵得扶桑心煩。

      她抬手在他臀部不輕不重的拍了一下:“小聲點,就算你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的?!?

      樓奕:“???”

      這特么是什么虎狼之詞?

      被人當眾打屁股,樓奕羞恥的面紅耳赤。

      他有心反抗,但無奈被點了穴道,全身酸軟無力。

      只能由著她扛著自己走過半個侯府,一路上在下人們飽含驚訝的抽氣聲中,樓奕恨得牙根發癢。

      撈起垂在眼前的衣袖放進嘴里撕咬。

      “于寶仙,老子若不報今日之恥,就妄為男人!”

      配合著他撕咬扶桑衣袖的兇狠表情,只怕此時恨不得咬的是扶桑的肉。

      沒空搭理他心底的小九九,扶桑把他扛到書房,動作粗魯的丟到書案后的太師椅上。

      撈起一本書丟到他眼前,抽出戒尺在桌面上輕敲了兩下。

      扶桑像一個盡職盡責的夫子。

      “看書?!?/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