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說的沒錯,老子可是陛下親封的堂堂定榮侯,哪里需要她一個大字不識的小婦人來鞭策?!?

      拿起扶桑丟到他面前的書隨手翻了幾頁,眉宇間蕩出不屑的神色。

      樓奕抬起胳膊將書扔出了門外。

      聽著書籍落地的聲響,他滿意極了,低頭扯開扶桑為他系好的衣帶,扯開衣領。

      再次把整齊的衣衫扯得凌亂松垮,露出修長的脖頸和鎖骨。

      慵懶的倚靠在椅背上,他吩咐盛吉:“你去把香雪蘭帶過來?!?

      “帶到書房?”

      盛吉有些遲疑,沒有第一時間動起來。

      以前在太師府的時候,樓太師十分注重禮節,平日里連吃食都不讓進入書房。

      如今小侯爺居然要將那個船坊妓子帶入書房行樂,這若是讓太師知道了,怕是會打斷侯爺的腿。

      樓奕見他遲遲不動,不高興的捏起筆架上的一只毛筆砸到盛吉的腦袋上。

      “叫你去你就去!這里是定榮侯府,老子最大!”

      眼見小霸王即將暴走,盛吉一時也顧不得許多,連忙應了一聲:“是,小的這就去!”

      他腳下生風,一刻也不敢耽擱。

      路過水榭時,盛吉遠遠的看見此時應該在廚房的扶桑竟將一府的奴才婢子都聚集在一起。

      下人們跪了一地,她端坐在高處,好像正在訓話。

      她本就是當家主母,給下人們訓話也屬常事,盛吉并沒有放在心上。

      扶桑也沒有注意到盛吉,她正專心的敲打下人們。

      她訓話的時間并不長,總結起來一句話。

      從今以后,誰再敢帶著樓奕不學好,打擾他了讀書考取功名,就是和自己過不去,和當朝太師過不去,和貴妃娘娘過不去。

      語言精煉,中心思想突出。

      下人們不敢大意,識時務的應聲道是。

      見眾人這么乖巧聽話,扶桑滿意的讓他們回去了。

      等下人們全部離開,寬闊的水榭只剩下扶桑一人。

      她目視前方,聲音清冷:“出來?!?

      一陣勁風瞬間掠過,扶桑面前出現了一個半跪行禮的黑衣人。

      “屬下陸凌,參見小姐?!?

      他是國將軍在原主成親前親自帶到原主面前的侍衛。

      據說是從軍營里挑出來的,身手和膽識都是一等一的。

      京城的貴公子們完全不一樣,戰場上殺戮過的他,身上戾氣極重。

      有時候不說話,一個冷冰冰的眼神過去,就能把原主身邊的丫鬟嚇哭。

      原主很不喜歡他,鬧著脾氣把他趕走了好幾次。

      無奈之下,陸凌只好隱藏到暗處保護,從此在沒有出現在她眼前。

      扶桑沒有讓他起身,繼續說道:“今天早上的事,你都看到了?”

      “是?!?

      他聲音沉穩有力。

      “依你看,我這樣對待相公,是否不合禮數?”

      她話里試探的意味很明顯。

      大直男陸凌卻沒多想,而是回憶起跟在小姐身邊這段日子,自己眼睜睜看著她遠離京都后被這一府的小人欺負。

      他幾次想出手教訓,奈何都被小姐攔住了。

      直到昨夜看著她忽然轉變性格,狠狠教訓了那些不尊重她的下人,他躲在暗處拍手叫好。

      將軍家的嫡女,本該有這樣的霸氣。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