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兩個人的身體密不透風的緊貼在一處。

      扶??粗阱氤叩亩湎裰笫斓奈r米一樣紅彤彤的,她玩心大起。

      柔軟的雙唇輕輕觸碰著灼熱的耳垂,柔媚的聲音送入他耳中。

      “原來相公喜歡這種姿勢?!?

      嫌挑逗的還不夠,話音一落,她張口將眼前如紅玉一般的耳垂含入口中,貝齒輕輕碾磨。

      霎時間氣血翻涌。

      四周的溫度似乎都上升了一個度。

      樓奕反應極大,雙條腿蹭蹭后退。

      直到后背撞上書架才停下來。

      可掛在胸前的扶桑像自帶強力膠一樣,依然緊緊的貼著他的身子。

      “于寶仙!你簡直太……太太太……太……”

      腦子里已經是一片漿糊的樓奕竟找不出一個合適的詞來形容扶桑。

      通紅的腦門生生憋出了一層汗。

      “侯爺,廖員外家的少公子送來拜帖?!?

      盛吉的聲音在書房外響起。

      他這一聲格外突兀,飄了滿屋的粉紅氣泡‘砰砰’破裂。

      趁扶桑被盛吉的聲音吸引的功夫,樓奕使出全身力氣,一把將扶桑從身上推了出去。

      像是怕她再度纏上來,他火燒火燎的沖出了門。

      扶桑走到門口,懶散的倚靠在門框上,看著他落荒而逃的背影,眉峰微挑:“又不是純情處男,怎么反應這么大?!?

      剛跑出幾米遠的樓奕腳下一個趔趄,差點滾到在地上。

      他站穩腳跟,轉身指著扶桑怒視:“于寶仙!你簡直放肆!”

      扶桑簡直愛死他這副奶兇奶兇的小模樣了。

      直起腰身,一步邁出門檻,如蔥段一般纖細的手指搭上了腰間的衣帶。

      做出一副要寬衣解帶的模樣。

      “相公,妾身還有更放肆的……”

      她另一條腿還沒邁出來,樓奕像見鬼了一樣,步步后退:“你你你你……簡直有辱斯文!”

      最后一字音落,他扭頭就跑。

      扶桑倒也沒追上去,由著他跑了。

      就在盛吉也準備悄咪咪的溜走時,扶桑一個回手掏,再次擰住他的耳朵。

      盛吉苦著臉求饒:“夫人手下留情?!?

      “你剛說的廖員外家的少公子,是什么來路?”

      以前在三個嬤嬤的教導下,原主謹記為妻者當恪守本分,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管理好后宅,延綿子嗣,不插手夫君的事。

      所以原主只是聽說他在外面橫行霸道,但并不知道他都結交了什么人。

      因此原主的記憶里并沒有這個廖家少公子。

      耳朵在扶桑手里,盛吉不敢撒謊。

      “廖員外是平昌縣的大戶,他家小公子廖寶書和侯爺年齡相當,侯爺自打離京來到平昌縣便與他結識。

      平日里吃酒玩樂,總是在一處?!?

      不等扶桑一一細問,他倒是一口氣把樓奕出賣了個徹底。

      “吃酒玩樂?那他此次下拜帖,也是邀相公一同去玩樂?”

      “額……這……”

      盛吉面露猶豫。

      他不知道該不該把侯爺的事全部告訴夫人。

      若是回頭侯爺發作起來,他怕是得掉一層皮。

      不然……隨便編個慌,把她誆騙過去再說……

      他那點小九九,扶桑哪有看不出來的,她手中使勁兒一擰:“想清楚了再回話?!?

      “漢河畫舫的姑娘今晚兒出閣,侯爺想必是去湊熱鬧了!”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