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盛吉口中的“出閣”,自然不是說有青樓女子要嫁人,而是指有些姑娘要出來正式接客了

      “他哪是去湊熱鬧,怕是想分一杯羹?!?

      扶桑輕哼了一聲,指揮盛吉:“前方帶路?!?

      “???我帶路?”

      盛吉五官都皺到了一起。

      他從小跟在樓奕身邊,自然很清楚在今天之前,那位小祖宗有多煩夫人。

      現在要他帶著扶桑去捉那位小祖宗的奸,這特么不是墳頭打燈,自找晦氣嗎?

      盛吉不樂意的情緒簡直不要太明顯,陸凌始終謹記扶桑那句‘誰敢對我不敬,你就廢了他’。

      眼見他不配合。

      “鏘!”

      一聲清脆的寶劍出鞘聲乍響。

      三尺青鋒在黃昏下折射出絢爛的光彩。

      當然,如果沒有抵在盛吉脖子上的話,他還能說出更多好聽的話。

      然而此時,他只能折腰在淫威之下。

      “別別別,我帶路我帶路?!?

      心不甘情不愿將兩人帶到漢河河畔。

      此時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

      漢河兩畔船坊林立,薄紗曼曼,燈火通明。

      絲竹之聲,伴著鶯鶯燕燕嬉笑玩樂之聲不絕于耳。

      好一派奢靡的景象。

      盛吉帶著扶桑和陸凌坐著小船來到湖中央,遠在岸邊時,她就看見湖中那艘最大最奢華的畫舫。

      甲板上鋪著厚厚的毯子,一腳踩上去,竟宛若平地。

      無處不在脂粉香味讓畫舫上的空氣甜到發膩,飄逸的薄紗隨著湖風,和高高掛起的大紅燈籠一起飄動。

      女人們和嫖客調笑的身影隨處可見。

      扶桑顧及原主的名聲,上船時特意帶上了面紗。

      “沒想到這小小的平昌縣竟如此繁華?!?

      樓奕的貴妃姐姐也真是為他操碎了心,既想他發奮讀書,又怕苦著他。

      這平昌縣雖然遠離京城,但盛在水運便捷,來往商人絡繹不絕。

      寬闊的畫舫上一眼望去,穿著不同服飾的人比比皆是。

      而扶桑盡管帶了面紗,可在魅力值的加持下,身段窈窕,腰肢纖細,走起路來如弱柳扶風一般惹人垂涎。

      不見真容的神秘感更是讓人心里如貓撓一般。

      很快就有人耐不住心癢湊了上來。

      “小娘子,你是哪路來的?爺們點你的牌可好!”

      說著就要伸手拉扯她的衣裳

      陸凌反應極快的擋在扶桑身前,抬起寶劍厲喝一聲:“放肆!”

      那人本就灌了不少黃湯,醉眼朦朧,腳下晃晃悠悠。

      一張嘴滿口酒氣。

      “嗯?你又是哪路的?敢管老子的事!不想活了是不是!

      小娘子都出來接客了,還裝什么不能碰的烈女!

      老子不碰你,你哪里掙銀錢去!”

      話里話外都是把扶桑當做這船坊接客的姑娘。

      別說扶桑,盛吉也是氣的不輕。

      “閉上你亂噴糞的嘴!我們夫……尊貴的小姐,是你一介下等商人能隨意污蔑的嗎?”

      陸凌不是喜歡和人拌嘴的,他表達憤怒的方式更為直接。

      推開眼前礙事的盛吉

      他抬腿就是一腳,將那人踹出去倒飛十幾米遠。

      一路撞翻了不少人。

      頓時一片混亂,哀叫嚎哭聲此起彼伏。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