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身高體壯的男人低頭看著只到自己肩頭的‘漂亮姑娘’。

      心臟猝不及防的漏了一拍。

      樓奕打小就是錦衣玉食,肌膚白皙細膩,細看更是如雪一般無暇。

      此時因喝了酒的緣故,更顯得唇紅齒白,明眸水潤。

      酒香混著空氣中的胭脂香味,男人即使沒喝酒,此時竟也有了幾分醉意。

      糟糕,是心動的感覺。

      燥熱的感爬上臉頰。

      幸好他臉上貼著絡腮胡,沒人看見他臉紅害羞的模樣。

      “姑、姑娘,可有摔著?”

      姑娘???

      在叫我???

      “你個瞎了眼的蠢貨!老子我……”

      被當作姑娘的樓奕怒火中燒,一把推開了半擁著自己的男人。

      可對方身高體壯,底盤穩如磐石,不但沒有挪動半分腳步,反而是樓奕自己在慣力的作用下不受控制的后退了幾步。

      甲板上鋪著厚厚的地毯,樓奕又喝了酒,更是難以控制平衡。

      眼看著他又要栽倒,男人顧不得他口中正在大罵自己,幾步竄到樓奕身前。

      胳膊一伸,再次將他扯進懷里。

      “小心?!?

      男人的體溫很高,即使隔著衣料,樓奕也感覺到了他胸膛的炙熱。

      頓時一陣惡寒涌上心頭。

      兩手并用著掙扎間不忘破口大罵:“瞎了你的狗眼!老子是男人!貨真價實的男人!你個死變態,老子的美貌是你能覬覦的嗎?”

      容貌出色的人即使是罵人,也是很賞心悅目的。

      男人看著樓奕氣的眼眶泛紅,在白皙似雪的肌膚映襯下更顯得楚楚動人。

      更是對他喜歡的緊。

      至于他一口一個老子,男人只當他是酒后胡言。

      不但不怪罪他辱罵自己的罪過,甚至十分耐心,語氣溫柔的配合他:“好好好,你是男人,是我瞎了眼,乖,不要再亂動了,小心再摔倒?!?

      “去你媽的!”

      男人貼心的安慰不但沒能讓樓奕冷靜下來,反而讓他當場炸毛。

      樓奕還有更多的臟話準備悉數拍到對方臉上,忽然,遠處傳來一陣劈里啪啦的打架聲。

      壞了!

      該不會是于寶仙被欺負了吧?

      樓奕擔心著自家娘子會在這煙花之地被臭流氓占了便宜,心中焦急,沒工夫和眼前這個男女不分,雌雄不辨的傻逼糾纏。

      趁對方不注意,手指快如閃電的點在他穴道上。

      頓時酸麻的感覺席卷全身,男人驚訝的發現自己的手腳不受控制的變得僵硬。

      無法動彈的他,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生平第一次為之心動的‘姑娘’掙脫出自己的懷抱,大步流星的消失在人群中。

      等樓奕匆匆忙忙的趕到時,正好看見陸凌一個回旋踢,把畫舫上的打手干翻在地。

      目光焦急的在人群中搜索,好不容易找到帶著面紗,毫發無損的站在圍觀人群中的扶桑。

      他先是送了一口氣,緊接著一股怒火再次燃燒起來。

      樓奕氣呼呼的沖到扶桑身邊,一把捏住她的手腕:“好啊你于寶仙,居然背著老子來這種地方尋歡作樂?你眼里還有沒有我這個相公?!”

      此時樓奕還沒意識到自己對扶桑的關心。

      扶桑不明白他為什么要擺出一副頭頂一片青青草原的表情。

      不過顯然此時并不是說話的地方。

      她來這里的目的就是要帶走樓奕。

      既然他自己出現了,也省的她去找。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