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扶桑聽見不遠處有凌亂的腳步聲在朝這邊奔跑過來。

      聽那來勢洶洶的動靜,人數并不少。

      這場不算大的風波在她意料之外,反正自己找到樓奕了,她也不準備繼續和他們糾纏下去。

      “陸凌,走?!?

      扶桑拉著樓奕,陸凌提著盛吉。

      兩人施展輕功,在打手到來之前及時脫身。

      剛到岸上,樓奕就掙開了扶桑的手:“跑這么快做什么?你相公我可是當今陛下親封的定榮侯,皇親國戚懂嗎?

      倘若你在畫舫上受了欺負,盡管告訴我,我替你燒了它便是,何至于這般落荒而逃?!?

      說這番話的時候,他面上滿是嫌棄。

      按這位小祖宗的脾氣,不管錯的是不是自己,只要惹得他不痛快了,那就是別人不對。

      只管打砸燒了解氣。

      而扶桑這種撒腿就跑的,實在太丟臉。

      扶桑到不在乎他嫌棄的表情,而是笑嘻嘻的拉住他的手掌,上半身湊近他:“相公是在關心妾身嗎?”

      少女的指尖細嫩如玉石,入手時帶著一絲絲涼意。

      恰巧此時湖風驟起,吹落了扶桑臉上的面紗。

      嬌嫩的面頰青澀未退,唇角上揚,燦爛的笑意近在咫尺綻放。

      離的近了,他能從她眼中看出自己的倒影。

      像是裝入了漫天星辰的漂亮明眸中,滿滿的,裝的都是自己。

      一向自詡風流,萬花叢中過的樓奕,再一次在自己明媒正娶的妻子面前感到了久違的羞澀。

      熱乎乎的溫度悄悄爬上耳朵。

      心中的小鹿亂撞,呼吸都變得急促。

      此時他也顧不得追究扶桑背著他跑到這里‘尋歡作樂’的事,反手緊緊抓住她的手掌,抬步就走。

      “回府!”

      扶桑緊緊跟著他的腳步,直到坐上侯府的馬車。

      過程中樓奕一句話也沒說,緊緊抿著嘴唇,如果不是兩人緊緊相握在一起的手,扶桑還以為他是在生悶氣。

      “相公……”

      扶桑剛準備找點話題打破尷尬的氣氛。

      “你別說話!”

      樓奕毫不客氣的打斷了扶桑的話。

      看他眉頭緊皺,好像在糾結什么。

      扶桑倒也沒在打擾他,而是用另一只空閑的手,幫他把胸前敞露的衣衫拉攏了起來。

      扶桑牌貼心小棉襖再次上線。

      樓奕面上不顯,視線卻悄悄的落在扶桑幫他整理衣衫的手指上。

      感受著微涼的指尖偶爾觸碰到他胸膛的肌膚,燥熱的感覺再度悄悄爬上耳朵。

      等回到侯府,已經是后半夜了。

      兩人各回各院洗漱一番后就去休息了。

      他們是從大門回來的,一點都不遮著掩著。

      兩人之間詭異的氣氛被守夜的下人看在眼里。

      于是只一晚的功夫,侯爺被夫人從青樓捉奸一事,便傳的滿府盡知。

      更有甚者說,樓奕是和妓子在床上廝混的時候,被扶桑一腳踹開門揪下了床。

      各種版本傳的繪聲繪色,好像是他們在現場看到了一樣。

      當這些流言傳進樓奕耳朵里的時候,他正在吃早膳。

      驚得一口粥噴了出去,差點沒嗆到。

      “于寶仙!老子一世英名就毀你手里了!”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