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樓奕丟下碗筷就沖到扶桑的院子,還沒邁進去,隔著院墻就聽見里面傳出的吵鬧的聲音。

      他腳下無聲,輕輕的跨進院門。

      只見一群婢女正費力的拉扯著幾個糙漢子,他們滿臉怒氣,不顧婢女的阻攔,梗著脖子要往內室沖。

      一群人拉來扯去,混亂不堪。

      七嘴八舌的吵鬧中,他好不容易理清楚了這場鬧劇的緣由。

      原來是前天夜里,扶桑處罰了身邊的兩個嬤嬤。

      只是她下手重了些,一個斷了腿,一個到現在還病在床榻上。

      此時鬧事的是兩個嬤嬤的男人和兒子。

      他們在外院做事,素日里和原主并無多少往來,只是聽自家婆娘說府里當家管事的夫人懦弱無用,后宅院里都是她們說了算。

      如今乍一見向來作威作福的婆娘被打成這個樣子,當下便不管不顧的鬧了起來。

      他們一大早就沖到扶桑的院子里討要說法。

      原主身邊的三個嬤嬤中,唯一一個還健全的莊嬤嬤,此時正站在扶桑身邊伺候她用早膳。

      聽著外面不干不凈的辱罵,扶桑卻還能一臉淡定的吃飯。

      外面鬧事的人嘴里罵的實在太難聽,什么‘小娼婦’‘喪良心的小畜生’之類的臟口張口就來,換了莊嬤嬤自己,只怕早就氣的沖出去和他們廝打在一起了。

      就這份淡定,就讓莊嬤嬤心生敬佩。

      悄悄看了一眼扶桑身后直挺挺的,像黑臉煞神一樣全身散發著恐怖氣息的陸凌。

      莊嬤嬤暗暗蹭了蹭掌心的冷汗。

      剛剛要不是夫人攔著,這位煞神早就拔劍沖出去砍人了。

      莊嬤嬤一邊給扶桑夾菜,心里還一邊默默的吐槽。

      那幾個蠢貨還以為夫人和以前一樣軟弱可欺,等她吃飯完,就會讓你們體會到什么叫地獄。

      扶桑本來也是打算食完飯在出去收拾他們,可不等她放下碗筷,外面忽然響起陣陣慘叫。

      緊接著便是重物摔倒地面的聲音。

      “嗯?”

      扶桑發出一聲疑惑,她放下手里的筷子,正要站起身時。

      樓奕已經大步跨進了內室,大咧咧的坐到扶桑對面,眉宇間洋溢著濃濃的得意。

      “哼,瞧你在我前面兇的宛如悍婦,怎得如今被人斗指著鼻子罵了,卻只敢躲在屋里?!?

      不等扶桑說話,他又斜著眼睛輕蔑的看向她身后的陸凌。

      “還有你這狗奴才,不是武功高強嗎?怎么躲在你主子身后,連面都不敢露,還得靠我一個武功盡失的人來救你們?!?

      陸凌被他說的臉色更是黑沉如鍋底。

      扶桑卻被勾起了好奇心,她提起裙擺跑到門口一看。

      只見剛剛還叫囂著要弄死自己的幾個糙漢子,現在竟橫七豎八的躺了一地。

      面色僵硬,口舌僵直,倒在地上一動不動。

      竟是被點了穴道的模樣。

      不過這些人當時正在發瘋,樓奕這小身板是怎么近了他們身的?

      “相公,你是如何做到的?”

      扶桑的好奇,被樓奕自然而然地理解成了崇拜。

      心里暗戳戳地開心,面上盡是驕傲自得。

      他抬手,兩指之間夾著一塊異物,趁扶桑沒有防備,咻一下朝她丟了過去。

      細微地破風聲迎面襲來。

      陸凌腳下運力,一個閃現突然出現在扶桑面前,在距她眉心一公分地距離,穩穩捏住了飛擲而來地異物。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