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從陸凌手掌中,扶??辞辶藰寝蕊w擲而來的東西。

      拇指大小,棱角尖銳,竟是一個石子。

      石子雖然普通,但樓奕剛剛那一手丟的又快又準,顯然是練過的。

      從陸凌掌心捏起石子,扶桑坐到樓奕面前,明亮的眼眸里滿滿的驚異:“沒想到相公還會使暗器?”

      她的反應讓樓奕很滿意。

      俊朗的眉目間蕩起得意的神色,拿起扶桑的筷子,夾了一塊酸辣筍放進嘴里。

      “你家相公我會的可多了,以后你慢慢就知道了?!?

      他有意想在扶桑面前顯擺,故意賣了個關子,企圖勾起她的好奇心。

      “對了,外面那些人你準備怎么處理?”

      樓奕嘴里說著詢問扶桑的話,但看他眼里閃過的一絲狠意,顯然是已經有了想法。

      扶桑干脆順水推舟:“相公覺得怎么處理好?”

      吃完扶桑碗里剩下的半碗粥,樓奕接過莊嬤嬤遞來的絲絹擦了嘴。

      “自當是殺一儆百?!?

      雖說他對府里下人待她的態度略有耳聞,但以前對這個媳婦兒沒什么感情,自然懶得管。

      可今時不同往日,他這才剛對人上了點心,就有人跑到他眼皮子底下欺負她。

      他自然沒有再坐視不管的道理。

      樓奕叫來了人,把院子里被點了穴道的幾人用麻繩綁了吊掛在樹上。

      侯府里百來號的下人和侍衛都被召集到了扶桑的院子里。

      他們眼睜睜看著鬧事的幾人被捆了雙手,高高舉起掛在樹上,腳尖離地面半米左右。

      腳上墜了重物。

      自身的體重加上額外的重量,幾人的手腕都被麻繩磨得破了皮,有血滲出浸濕了繩子。

      但這還不是最痛苦的。

      樓奕還讓人在他們身上抹了蜜,很快就吸引了附近的蜜蜂。

      嗡嗡嗡的聲音,伴著凄厲瘆人的慘叫。

      被樓奕叫來圍觀的眾人紛紛撇過頭不忍看。

      頂著大日頭暴曬,又被蜂蟄,剛開始幾人還中氣十足的叫喊求饒,后面漸漸的沒了聲息。

      等樓奕讓人把他們放下來的時候,他們全身都腫的看不出本來面目了。

      下人們看到被放在自己眼前,已經不成人樣的幾人,害怕的直往后退。

      兩天之內,接連被府里兩位主子各自敲打了一番,他們心里都存了陰影。

      鬧事幾人的慘狀讓扶桑心里也是一驚。

      沒想到樓奕發起狠來,折磨人的手段還挺毒辣。

      難怪原主擔心他做的事會傳到京都皇上耳中。

      扶桑坐在廊下,看著樓奕訓誡下人。

      腦海里忽然有了一個想法。

      等樓奕訓完話,遣散了下人,他剛邁進廊下。

      扶桑忽然動身閃現到他面前,同時伸出手朝他面門襲擊了過來。

      樓奕心里一驚,內力盡失的他在如此短的距離內想要有效防御顯然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但坐以待斃也不是他的性格,于是腰身一扭,撒丫子就跑。

      “你個小沒良心的,老子剛幫你教訓了下人,你不感激就罷,怎么扭頭就欺負起老子來了!”

      下人們還沒全部離開,他們就看著剛剛還一臉陰狠,手段毒辣的侯爺轉個頭的功夫,就被夫人追著滿院子跑。

      一邊跑還一邊叫,滑稽的模樣和剛才狠厲的模樣簡直不要反差太大。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