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陸凌是個大直男。

      他才看不懂什么夫妻間的情趣,他只看到自家小姐要抓樓奕,于是一個縱身飛撲上前,將樓奕反手擒住了。

      兩只胳膊被反剪在身后,樓奕氣的破口大罵:“狗奴才!你想造反嗎,還不快放開我!”

      陸凌卻一如既往的冷著臉,手掌死死鎖著他的胳膊不撒開,完全不顧樓奕氣到跳腳。

      他全身的力氣都用上了,依然無法掙脫陸凌的禁錮。

      只能眼睜睜看著扶桑壞笑著捏著手朝他走來。

      昨日被她追著滿院子打的陰影還歷歷在目。

      若說昨天挨打是因為他帶了妓子回府,那今天又是為什么?

      他剛剛還幫她教訓了欺負她的下人,這個沒良心的女人轉頭就欺負起自己來了。

      樓奕氣急敗壞:“于寶仙,老子以后再也不管你了!哼!”

      扶桑卻不搭理他,食指與中指并攏,快速在他身上點了幾下。

      幾乎是下一秒,樓奕就感覺到一股熟悉的力量開始在經脈中流動。

      驚愕爬上他的眉宇間。

      他的內力恢復了?

      “你這是?”

      面對樓奕驚詫不解的目光,扶桑笑瞇瞇的說道:“相公,我想過了,與其逼著你讀書,做你不喜歡做的事,不如換一種方式?!?

      所謂堵不如疏。

      樓奕天性張揚不愛受拘束,她雖然能用武力壓制他聽話,但這種壓制只能是短暫的。

      時間久了,只怕會激起他的反骨。

      倒不如換種方式,讓他心甘情愿的聽話。

      扶桑眼神示意陸凌放開樓奕。

      重新獲得自由的樓奕被扶桑神秘兮兮的模樣吸引力注意力:“什么方式?”

      “相公,我們來玩個游戲吧!

      從今天開始,不論你用什么招數,只要能贏過我,那當天你就不用看書,并且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

      “任何我想做的事情?”

      樓奕秉持著懷疑的態度重復了一遍。

      “對,任何你想做的事情?!?

      再次得到肯定的話,樓奕眼眸都亮了起來,但很快他又補充道:“不許讓你的狗奴才插手,也不許拿陛下賜的戒尺?!?

      一個他打不過,一個他不敢惹,于是先發制人。

      “沒問題?!?

      好在扶桑依然答應的很爽快。

      雖然這一切看起來很像是一個大陰謀,但樓奕也管不了許多。

      于是未來幾天,下人們每天都能看到扶桑和樓奕在府里的各個角落,各個時間里突然就打起來的場景。

      雖然每一次都是以樓奕的失敗而告終。

      但也因此,他強烈的好勝心被激發了出來。

      明刀暗槍,下毒暗器,十八般武藝都使了出來。

      但他那娘子就像長了馬王爺的第三只眼,能未卜先知一樣,每一次他的突然襲擊都能被她完美的躲過去。

      樓奕對扶桑的好感,也在一來一去的比試中逐漸升溫。

      眼看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發展。

      某一天,扶桑無意間和樓奕提起過五子棋的玩法后,他就迷上了這個簡單又易上手的游戲。

      雖然比不上圍棋深厚,但勝在玩法多變,沒有固定的招數,趣味性極強。

      此時書房內,樓奕正眉頭緊皺的看著棋盤上的黑白兩子。

      扶桑則悠閑的喝著茶,還不忘說兩句風涼話:“你就下這里,或者這里也可以,反正都是輸,隨便下一個地方就行了?!?

      “你別說話?!?

      樓奕很不高興扶桑打斷他的思路。

      舉著黑子正在猶豫不覺時,盛吉走進在門口高呼了一聲:“侯爺,廖公子遞了拜帖,已經在花廳等您了?!?

      又是廖寶書,這貨每次來不是拉樓奕去喝花酒,就是帶他去賭博。

      樓奕沉重的表情一松,將手指間的黑棋丟回盒子里。

      他站起身,理了理衣裳上的褶皺,正要開口,扶桑搶先出聲:“相公,你此時離開,就算是認輸了?!?

      她放下茶盞,兩手撐著下巴。

      長袖因為慣力滑下去了一截,露出一段雪白的酥臂。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