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樓奕平時最恨兩件事,一是有人說他紈绔,二是有人說他長得像女子。

      雖然他確實長得很漂亮。

      但你可以夸他好看,卻不能說他像女人。

      此時蕭世乾一口一個姑娘,叫的樓奕恨得牙癢癢。

      他怒吼一句后,雙手大力的撕扯開自己的衣裳,將平坦的胸膛暴露給蕭世乾看。

      “睜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老子是女人嗎?”

      一開始被樓奕撕扯衣裳的動作嚇得要轉身避嫌,可暴露在空氣中的胸膛,讓蕭世乾驚慌的表情凝固在臉上。

      “你……你是……”

      不敢相信的蕭世乾沖上去扒開樓奕的衣裳。

      平坦的胸膛格外刺眼,但卻明晃晃的告訴他,他真的瞎了眼,錯把男兒郎當作女嬌娥。

      “你騙了我!”

      強烈的羞恥感涌上頭皮,他幾乎是脫口而出。

      臉上的表情瞬間變得猙獰,蕭世乾無法接受自己二十多年來第一次為之動心的對象居然是男人。

      兩只手在一秒掐上了樓奕的脖子。

      他是下了狠心的,兩手瞬間迸發出的力道極大。

      將猝不及防的樓奕掐的臉色青紫,任憑他怎么掙扎都無法撼動蕭世乾的手掌半分。

      眼看著樓奕掙扎的力道逐漸變小,雙目暴凸,只有出氣沒進氣,就差臨門一腳就要嗝屁。

      這時,蕭世乾的手下突然闖進了房間。

      “殿下,娘娘的飛鴿傳書!”

      這突兀的一聲,讓蕭世乾被氣憤沖昏頭腦的理智稍稍回籠。

      看著手心下只剩一口氣的樓奕,他眼中閃過一絲心疼。

      手掌松了力道,任由他的身子軟軟的滑倒在地上。

      丟下樓奕,蕭世乾大步踏出了房門。

      手下緊隨其后,將傳書雙手遞上。

      信里的內容依然是催促他盡快啟程回燕國。

      和他錯身而立的手下,看了看他的臉色,猶豫著開口:“殿下,屬下查過了,您帶回來的那位姑……他是亓國皇帝親封的定榮侯,樓奕?!?

      呵,他果然是一個瞎了眼睛的蠢貨。

      蕭世乾臉上溢出一抹自嘲的苦笑。

      雙目無神的看著遠處,他就這么呆呆地站了半晌。

      腦海里浮現出自畫舫那驚鴻一面后,連續數日里對他日思夜想,念念不忘的畫面。

      忽然像是下定決心般,蕭世乾臉上露出堅定的神色。

      他轉身再度邁入房中,撩起袍襟蹲下身,他伸出手扶著樓奕的雙臂。

      在對方燃燒著兩團怒火的眼眸中,他露出一抹笑意:“我仔細想過了,我傾慕的是你這個人,不論你是男是女,我都認?!?

      蕭世乾深情款款的告白并不能讓樓奕對他產生同樣的感情,他揮手打掉了他扶在自己胳膊上的手。

      “我家有嬌妻美妾,何須你的傾慕!

      你若是識相,便趕快放了我,否則我絕饒不了你!”

      雖然樓奕毫不掩飾的厭惡讓他很不舒服,但他還是一臉堅定的說:“我說了,我要帶你回燕國?!?

      不給樓奕開口罵他的機會,他飛快的伸手在他睡穴上用力一點。

      在樓奕身子軟倒下去的前一刻,蕭世乾橫出胳膊將他的身子擁入懷中。

      “嬌妻美妾?很快你身邊就只有我了?!?/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