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快看!那著火的地方是不是侯府?”

      在外尋找樓奕的侯府下人,遠遠地看到侯府的方向火光沖天。。

      顧不得再尋找樓奕,他們轉身就朝火光的方向飛奔而去。

      當他們焦急的跑回來時,就只看見昔日大氣磅礴的侯府在一片火海中燃燒。

      木材受熱發出的尖叫聲和下人的哭叫聲混合在一起。。

      “爹!娘!”

      “玉娘!”

      “大哥!”

      有些無法割舍下親人的,不顧一切地沖入火海。

      剩下的人被巨大的悲傷籠罩,跪趴在地上號啕大哭,哀號著親人的名字。

      扶桑急匆匆趕來回來,黑眸中倒影出了在火焰中扭曲變形的侯府。

      她的腳步生生剎在原地。

      大難不死劫后余生的莊嬤嬤滿身血污,哭著撲過來抱住扶桑的腿。

      “夫人!都死了!都死了!嗚嗚……”

      盛吉顧不得她一身泥土混合著血,撲過來緊緊抓住她的肩膀:“你說誰死了?”

      受到驚嚇的莊嬤嬤哭的凄厲,說的話也是前言不搭后語。

      扶桑費力的聽完,也只捕捉到了幾個關鍵詞。

      刺客,殺人,放火。

      “你是說有刺客襲擊侯府,殺了人后又放了火?”

      莊嬤嬤滿臉淚痕,嚎哭著捶打地面,眼眶又紅又腫:“全死了,都被刺客殺死了!我躲在尸體下才撿出一條命!”

      都……都死了?

      盛吉眼神呆滯,腿腳一軟跌坐在地上。

      耳邊回蕩著幸存者撕心裂肺的悲鳴。

      整個侯府一百七十六口人,逃過這一劫的只有不到十個人。

      定榮侯府慘遭滅門。

      一把火燒的平昌縣的半邊天都落入了火海中。

      平昌縣令得知這一消息時,嚇得差點跪下。

      立馬火急火燎的帶人過來幫忙滅火。

      心里不斷祈求那位小祖宗可不能有分毫損傷,否則他項上人頭難保。

      另一邊,對這一切都毫不知情的樓奕在昏迷中被蕭世乾趁亂走水路帶離了平昌。

      去往燕國的路上,蕭世乾在樓奕的飯食里放了迷魂散。

      一路上樓奕都是昏昏沉沉的,幾乎所有的時間里都在沉睡。

      等他再次清醒過來,只覺得全身骨頭都變得酸軟無力。

      他撐起上半身,打量著周遭陌生的環境。

      剛開機還處于卡頓狀態的大腦,顯然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事。

      樓奕一臉迷茫的朝自己身上看去。

      “我特么為什么會穿著女裝??”

      他嗓音沙啞的怒吼。

      在外間打瞌睡的丫鬟聽見樓奕的聲音,頓時精神一陣。

      端起銅盆走入珠簾后。

      “姑娘醒了?!?

      丫鬟將洗臉巾沾了水,擰干后遞給樓奕。

      “姑娘睡了整整五天,可把咱們三殿下擔心壞了,每日一下朝必定來姑娘房里看望。

      這份深情厚誼,真是讓人羨慕?!?

      樓奕眉峰緊皺。

      “你在跟誰說話?”

      他擰著身子四下打量,除了自己和眼前這個丫鬟外,再沒有別人了。

      “姑娘,您怎么了?”

      丫鬟不明所以的看著樓奕。

      她這一聲姑娘是盯著他叫的。

      這位小祖宗幾乎是瞬間炸了毛。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