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你有病吧!

      你哪只眼睛看老子像是女人了?

      老子是爺們!

      純純的爺們!”

      直面迎接樓奕狼吼的丫鬟被嚇傻了。

      她呆愣愣的看著樓奕罵罵咧咧的撕扯身上的衣裙。

      “媽的,那個狗娘養的給老子穿女裝!

      讓老子抓到,一定扒了他的皮!”

      昂貴精細的絲綢很快在樓奕暴力撕扯下變得稀碎,精致的鎖骨和胸前大片的肌膚袒露在空氣中。

      丫鬟眼睛都瞪大了。

      “你……你你你你……你是男子?”

      樓奕橫了她一眼:“廢話,老子本就是男子?!?

      怒氣沖沖的丟掉破爛的裙子,他只穿著一條褻褲,光著膀子下了床。

      直直的往門口走去。

      懵圈的丫鬟反應過來,沖過去就拉住了樓奕的胳膊。

      “不行!你不能出去!”

      嬌小的丫鬟拼盡全力去阻攔樓奕的腳步。

      “整個京城都知道三殿下帶了一位女子回府,你若是就這么走出這道門,殿下定會淪為整個京城的笑柄!”

      如今的世道,文人雅士皆以男風為恥。

      燕國皇帝雖然在太醫的救治下,從鬼門關溜了一圈又回來了。

      但到底是落下了病根,身子骨一日不如一日。

      加上太子之位空懸,幾個成年的皇子按捺不住蠢蠢欲動,已經從往日的暗斗變成了明爭。

      在這種關鍵時刻,若是被人知道蕭世乾藏了一個男子在府里,定會被當作把柄,跑到皇帝面前參他一本。

      就在兩人拉拉扯扯的時候,蕭世乾推門而入。

      看著拉扯的兩人,他先是一愣,緊接著臉上露出欣喜的表情。

      “奕兒,你醒了?!?

      蕭世乾不動聲色的解下外衣,將樓奕半赤裸的身子裹住。

      一個凌厲的眼神遞出去。

      手下立刻心領神會,趁丫鬟不備,捂住她的口鼻將人托下去滅了口。

      “怎么穿成這樣就下床了?

      你身子骨弱,小心著涼!”

      樓奕對他的關懷半點都不感冒,把蕭世乾披在他身上的衣服扯了一把,丟在地上。

      “廢話少說,你將本侯爺虜來到底意欲何為?”

      看他滿身敵意,像刺猬一樣豎起全身的尖刺。

      蕭世乾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我對你并無半分詭計,只有一腔拳拳之心,殷殷之情?!?

      “你有病吧!

      你我皆是男子,你如此言行,不覺得惡心嗎?”

      樓奕后退了幾步,與蕭世乾之間保持著距離。

      “更何況我家娘子還在等我回府,我勸你還是多納幾房美妾,以解空房孤寂,燥熱難耐?!?

      看著樓奕毫不知情的還在幻想著回去與自己的娘子團聚,蕭世乾心低惡狠狠地冷笑一聲。。

      呵,你的娘子只怕早就和定榮侯府一同化為灰燼了。

      知道樓奕一時之間無法接受自己,蕭世乾也不逼他,但他更不想聽到從他嘴里說出來勸自己納妾的話。

      他面無表情的說了句:“你好好休息,我晚點再來看你?!?

      話音一落,轉身就走。

      一點反應的機會都不給樓奕。

      等樓奕撲到門邊,只聽到外面落鎖的聲音。

      他居然將他囚禁起來了???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