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樓奕身不由己的被蕭世乾抱著走。

      全身都被蓋在寬大的外衣下,他看不到外面的情形。

      但隨著蕭世乾的步伐,吵鬧救火的聲音逐漸遠去。

      片刻后,樓奕感覺到自己被放置到柔軟的墊子上,頭頂一輕,光明重新回歸視野。

      蕭世乾將樓奕單薄的身子裹緊在自己的外衣下,接著坐到他對面,頂著樓奕憤恨的目光,他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你就這么想從我身邊逃離嗎?

      不惜用縱火的手段……你就不怕萬一傷到自己……

      唉,奕兒,我到底還要怎么做,才能讓你明白我的真心!”

      深深的無力感和挫敗感將蕭世乾包圍。

      他雙手緊緊握著樓奕的肩膀搖晃。

      眸光中盛著滿滿的受傷。

      但樓奕被他點了穴道,無法開口說話。

      看著眼前這個偉岸的男人紅著眼眶,像一只受傷的雄獅般在他面前流露出脆弱的一面,樓奕心中隱隱有些觸動。

      可這一點觸動還沒來的及發酵,蕭世乾緊接著捏住他的下顎,強迫他抬起頭,和自己四目相視。

      “你是我的!

      此生除非我死,否則我絕不會讓你離開我半步!”

      伴著霸道的宣言,蕭世乾突然低下頭,炙熱的雙唇重重的碾壓在樓奕的唇瓣上。

      樓奕眼睛都瞪圓了。

      濃烈的雄性荷爾蒙極具侵略性的將他包圍。

      臥槽!

      臥槽臥槽臥槽!

      惡心的感覺讓樓奕后背寒毛倒豎。

      強烈的羞恥讓樓奕經脈中的真氣極速翻涌,在蕭世乾想撬開他牙關的那一刻,穴道驟然被沖破。

      樓奕眥目欲裂,運滿怒氣的一耳光結結實實的抽到了蕭世乾的臉上。

      蕭世乾被抽的身子歪倒在一邊,牙齒磕破了口腔內壁.

      濃烈的血腥味兒彌漫在整個口腔。

      他臉色陰沉的轉過身。

      視線卻在接觸到臉色蒼白,生生嘔出一口血的樓奕時,所有的怒火瞬間煙消云散。

      他一把將身子搖搖欲墜的樓奕拉進懷里,手掌貼著他冰冷的臉,眼里只剩下驚慌。

      “奕兒!”

      樓奕強行沖開穴道,直接導致真氣逆行,經脈受損。

      他已經顧不得自己此時是不是躺在蕭世乾懷里,大口大口的鮮血接連不斷的吐出。

      蕭世乾心底被滿滿的恐懼填滿,他手足無措的捧著樓奕的臉,掌心全是他吐出來的血。

      “來人!”

      那一天,幾乎府邸所有人都聽見那撕心裂肺的一聲叫喊。

      所幸樓奕傷的并不重,被大夫施了針后沉沉的睡了過去。

      但這一次到底還是傷到了經脈,大夫說他要好好休養,短時間內無法再使用內力。

      對于此,蕭世乾很是自責。

      內疚的認為都是自己的錯。

      明知道他還沒有接受自己,卻還要那般刺激他。

      但這次血淋淋的教訓也讓蕭世乾看明白了,樓奕心底對自己的抗拒有多么強烈。

      這也讓他更加堅定了想要馴服樓奕的決心。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