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此后的日子里,他加強了對樓奕的禁錮。

      房間幾乎被搬空,只剩下一張床,和一副圍棋。

      樓奕不是沒有鬧過。

      但蕭世乾對付他的方法也是很剛。

      他調走了樓奕院子里的所有人,任由他一個人在內室嘶吼發狂。

      空蕩蕩的院子,連一聲蟲鳴鳥叫都沒有。

      用不了幾天,樓奕就被這種極致的安靜折磨的差點瘋掉。

      后來,他終于變得安靜下來。

      一個人坐在床上自己和自己下棋,他變得越來越沉默。

      蕭世乾卻以為他這是臣服的表現。

      這一日,他終于命人打開已經落了一層灰塵的鎖。

      陽光落進空蕩蕩的內室,有細小的塵埃在空氣中浮動。

      邁開腳步,蕭世乾走到床邊站定。

      他垂眸看著幾日不見陽光,臉色越發蒼白的樓奕,心中隱隱心疼。

      但他卻在心里告訴自己,這是馴服樓奕的必經過程。

      就像他曾經獵過的猛獸一般,單靠訓斥打罵是不行的,只有擊破它們的心房,讓它們從心底開始畏懼自己,最后才能心甘情愿的臣服于自己。

      “奕兒,在下棋呢?”

      樓奕依然自顧自的下棋,沒有回應。

      好像是完全把蕭世乾當空氣一般無視。

      空氣人蕭世乾對此并不氣餒,在他看來,至少樓奕已經不像最初那般一看見他就抵觸,生氣,甚至破口大罵。

      他已經能和他和睦的待在同一個空間里。

      這也算是一個好的開端。

      他垂眸去看樓奕面前的棋局。

      蕭世乾雖然對圍棋不是很精通,但多少也是知道一些的。

      可如今看著樓奕的棋局,他卻是一臉懵逼,完全看不懂他在下什么。

      修長干凈的兩指間捏著棋子,每一次都落在他意想不到的地方。

      蕭世乾懷疑樓奕根本不懂下棋。

      但看他一臉認真,每一子落下時都像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可混亂的棋盤怎么看都像是在鬧著玩。

      暗暗嘆了一口氣。

      蕭世乾對正在思索著下一子該落在什么位置的樓奕緩慢開口:“明日是上巳節,祓禊祭祀過后,父皇將在宮中設宴,我想……帶你一起去,你可感興趣?”

      本以為被關了許久的樓奕會對這次難得的外出機會很感興趣。

      但樓奕依然面色冷漠,一言不發。

      蕭世乾雖然對他冰冷的態度有些不滿,但也只是微微皺眉。

      略一遲鈍,又接著說:“你來燕國有些日子了,想必也聽說了,當今陛下已至暮年,日漸勢微,我和幾個兄弟之間的爭斗已經到了無法挽回的局面。

      這一次的上巳節對我至關重要,一旦成功,明日將是我君臨天下之日!”

      看他信誓旦旦的模樣,好像皇位已經唾手可得。

      可接下來,他語峰一轉,深情款款的看著樓奕:“到那時,我希望你能在場……”

      溫柔中帶著一絲祈求的語氣,終于讓樓奕看向他。

      剛剛還意氣風發的蕭世乾忽然間有些緊張了起來。

      樓奕看著他沉默了半響。

      烏黑的眸子讓人看不出來他在想什么。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