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奕兒?”

      麻木的眼眸完全沒了往日的靈氣,但被他這么看著,蕭世乾依然莫名的緊張起來。

      心中十分忐忑,既期待又害怕。

      “嗯?!?

      終于,樓奕緩緩的應了一聲。

      蕭世乾一愣,不敢相信樓奕居然回應他了。

      他滿眼的不確定,小心翼翼的再次喚了一聲:“奕兒……”

      “嗯?!?

      這次他聽的清清楚楚,樓奕真的回應他了。

      俊郎的臉上瞬間綻開喜悅的笑意。

      “我這就吩咐下人送來衣裳,你、你在這里稍待我片刻!”

      藏不住的笑意從眼角暈染至眉梢。

      一向沉著穩重的蕭世乾頭一次體會到什么是欣喜若狂,他一邊迫不及待的向門口走,一邊又舍不得將視線從樓奕身上挪開,一步三回頭。

      喜形于色的模樣像極了一個初次嘗到糖果甜意的孩子。

      面無表情的目視著蕭世乾的身影消失在門口,樓奕緩緩的將視線重新落在棋盤上。

      他被困在自己搭建起的困局中,還沒想出下一子該落在哪里。

      忽然有腳步聲逐漸逼近,行至床沿停下。

      樓奕以為是蕭世乾派來的人,頭也沒抬,一聲不吭。

      可來人也沒有搭腔,只是看著他面前的棋盤,見他遲遲不落子,那人終于忍不住,素白的手指指向棋盤一角。

      “下這里,白棋不就連成五子了嗎?!?

      這聲音乍一聽很陌生。

      陌生到有些恍惚。

      指尖的棋子不受控制的掉落在棋盤上,發出一聲清脆的響動。

      他沒有抬頭,鼻子卻是一酸。

      僵在半空的手掌逐漸緊握成拳。

      扶桑輕輕嘆了一口氣,她主動俯下身子,從后面將樓奕單薄的身子擁進懷里。

      “相公,為妻來遲了?!?

      就是這樣一句話,讓麻木了許久的樓奕再也控制不住,他將身子蜷縮在扶桑嬌小的懷抱里。

      兩只緊緊抓住她的胳膊。

      就像落水的人拼命抓住水面上漂浮的一根水草,明知不能救命,但也絕不放手。

      所有的委屈如排山倒海一般將樓奕淹沒。

      他緊緊咬著下唇沒有出聲,大顆大顆的眼淚無聲滾落。

      “小姐?!?

      陸凌穩健的腳步聲傳來。

      看清樓奕的模樣后,他腳步一頓,主動轉過身背對著。

      “姑爺,小姐,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這里畢竟是別人的地盤,而且蕭世乾隨時都可能會回來。

      再耽誤下去,只怕他們三人一個都走不了了。

      “對,相公,我們先離開這里?!?

      扶桑松開樓奕,拉起他的手。

      可剛邁出一步,卻被樓奕制止了。

      扶桑有些疑惑:“怎么了?可是覺得就這樣走太不甘心?”

      略一思索,扶桑兩手叉腰霸氣的開口:“哼,膽敢惹得我家相公不高興,為妻這就燒了這破地方!”

      “倘若你在畫舫上受了欺負,盡管告訴我,我替你燒了它便是!”

      曾經自己對扶桑說過的話回蕩在耳邊。

      樓奕的臉上終于露出了久違的笑意。

      一抬眸,見扶桑真的去向陸凌要火折子,他趕緊攔住了她。

      “娘子,我們還不能走?!?

      樓奕眼中的麻木褪去,有細碎的光芒閃過。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