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蕭世乾這一次也是有備而來。

      當二皇子的人封鎖了大殿,挾持了皇帝及宗室,自以為穩操勝券的時候。

      皇宮各處已經被蕭世乾的禁軍營悄無聲息的占領了,只等他一聲令下,他們就會沖進太和殿,捉奸王,清君側。

      但他千算萬算也沒想到,他放在心尖上的人,會成為那個在背后捅他一刀的人。

      這一刀刺得極深,大量的鮮血從傷口涌出。

      瞬間浸濕了他的衣袍。

      在他身形不穩的倒在桌案上,撕心裂肺的呼喊樓奕的名字時,他卻頭也不回的消失在他的視線中。

      “噗!”

      一口淤血吐出,腥甜的味道充斥著喉嚨。

      與此同時,濃濃的煙霧充斥著整個太和殿,驚恐焦慮讓所有人都心生不安。

      當一聲高亢尖銳的“有刺客!”炸響,沒見過這等陣仗的舞姬們被嚇得驚聲尖叫,什么都顧不得了,悶著頭四散逃跑。

      在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霧中,沒人能分清敵我,害怕被誤傷的宗室和大臣也到處找地方躲藏。

      二皇子雖然也不知道這些煙霧彈是從哪里來的,但這無疑是給了他一個解決掉皇帝的最佳機會。

      反正誰都看不清誰,到時候他就一口咬定是蕭世乾干的。

      拔出藏在靴子里的短刀,二皇子憑著記憶力龍椅的位置摸了過去。

      “咳咳!”

      當他聽到熟悉又急促的咳聲時,他知道是下手的時候了。

      陰佞的神色出現在他臉上。

      “永別了,父皇!”

      “你要干什么!”

      一聲分不清是誰的驚叫聲過后,有重物摔倒在地上的聲音。

      陸凌把抹了二皇子脖子的刀隨手扔到地上,身手敏捷的避開所有燕國人。

      跑出太和殿后,他一路輕功疾馳,很快便來到提前和扶桑樓奕約定好的地方。

      樓奕已經換下了身上的女裝。

      趁著宮里大亂,數不清的太監宮女四處亂竄,他們也混在其中,順利的離開了燕國皇宮。

      不過外面并不比宮里安全多少,滿大街都是穿著甲胄,拿著武器的士兵。

      扶桑三人躲進了一處荒廢了許久,據說鬧鬼的宅子里。

      所幸這個地方沒有士兵搜查。

      三人商量后決定等天黑再出城。

      等待的時間里,扶桑見樓奕一言不發的坐在長滿了青苔雜草的石階上,愣愣的看著雙手上的血。

      那是蕭世乾的血。

      扶桑來到他身邊坐下,拿出絹帕,拉過他的手。

      她什么也沒說,只是默默的幫他擦拭掌心已經干涸的血漬。

      樓奕有些呆滯的眸光落在扶桑的臉上,他就這么看著她,看了許久。

      直到她已經幫他擦干凈了手,他緩緩開口,嗓音輕微沙?。骸坝趯毾?,我想你了?!?

      不像曾經那些中氣十足,咬牙切齒的吼出她的名字。

      這一次‘于寶仙’三個字,他說的即溫柔又小心。

      扶桑將已經不干凈的絹帕放在腿上,沖樓奕張開了雙臂:“既然想我了,那還不快來抱我?!?

      樓奕微微一愣。

      看著扶桑臉上的笑意,他再也忍不住,眼眶一熱,用力的把扶桑纖瘦的身子重重的抱緊懷里。

      “娘子,老子錯了!”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