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好像她已經有很久沒有聽到過他說老子了,如今乍一聽,別說,還挺懷念的。

      扶桑像哄小孩一樣輕輕拍撫著樓奕的后背。

      耳邊是他委屈的哭訴。

      “老子以后再也不逛花樓,喝花酒了,嗚嗚……娘子……”

      陸凌抱劍靠著不遠處的柱子上,冷眼看著樓奕嚎啕大哭。

      哼,這個作天作地的小霸王總算是嘗到教訓了。

      看他以后還敢不敢再浪到飛起。

      一直在荒宅里待到后半夜。

      等到街上雜鬧的聲音逐漸平息,三人這才離開荒宅,馬不停蹄的朝城門跑去。

      因為白天逼宮一事,現在全城戒嚴。

      走不了幾步就會遇到巡街的士兵。

      好在他們三人身手都還不錯,每一次都靈敏的躲了過去。

      有驚無險的跑過三條街,前方不遠處一家客棧里忽然有光火亮起,爭吵的聲音隨之響起。

      “進去搜!”

      “官爺官爺!我們這真的沒有你們要找的人!何況都這么晚了,在小店歇腳的客官都歇下了,官爺若是進去搜查,怕是不大合適?!?

      店老板一臉為難,他將帶頭的官兵拉到一旁,悄悄的往他懷里塞東西。

      “您就行個方便,這點小錢不成敬意,還望您能笑納?!?

      官兵卻毫不留情面的把店老板塞進他懷里的銀子掏出來摔在地上,緊接著一把揪住他的脖領:“二殿下和三殿下接連遇刺,我等奉命追查刺客,你這般費心阻撓,莫不是和刺客是一伙的?

      來人,將他帶回去好好審訊!”

      店老板一臉懵逼的被反扣住胳膊壓了起來,短暫的錯愕后,他驚慌的掙扎叫喊:“不!不是!冤枉??!”

      扶桑躲在墻角看著這一幕。

      陸凌壓低了聲音:“這下想出城怕是要費一番功夫了?!?

      樓奕的目光一直鎖定在官兵腰間懸掛的令牌上,他拉了拉扶桑的袖子,待她湊近,悄聲道:“娘子,那條沾血的絹帕還在嗎?”

      扶桑不知道樓奕想做什么,不過還好她并把沒有絹帕丟掉。

      “在這?!?

      從袖子里取出帶著血跡的絹帕。

      她好奇的看著樓奕解開發帶,雙手胡亂扒拉,好好的一頭長發兩三就被他抓的亂糟糟一團。

      樓奕吩咐扶桑把絹帕沾濕了水,接著便在臉上擦了起來。

      陸凌看著一身白衣,長發覆面的樓奕,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

      他好像有點明白他想做什么了。

      準備好一切,三人抄近路提前埋伏在官兵必經的大樹上。

      樓奕一邊解下腰帶,往自己脖子上套,一邊對陸凌說:“等會兒你可得機靈點,別真把我吊死了?!?

      陸凌鄭重的點了點頭。

      眼里卻是藏不住的笑意露出。

      片刻后,有沉重的腳步聲逐漸靠近。

      等他們經過大樹的時候,并沒有察覺到他們此時身處的空間有極其輕微的扭動。

      忽然“嘩”一聲響,樹枝顫動,數不清的葉子飄落。

      突如其來的動靜讓官兵們警覺了起來,帶頭的官兵拔出腰間的佩刀,厲喝一聲:“什么人?!”

      四周一片安靜,沒有人回應他。

      就在他以為可能是野貓時,樹枝忽然再次顫動了起來,同時極有節奏感的腳步聲響起。

      “咚,咚,咚?!?/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