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配合著樹枝一顛一顫,怎么看都像是是有人在樹上跳來跳去。

      一陣陰風刮過。

      有人忍不住心底發毛:“我怎么感覺……像是那種東西……”

      “什么東西?”

      “你覺得,什么東西是跳著走的?!?

      有吞咽口水的聲音響起:“僵……僵尸?”

      宵禁后的街道寂靜無聲。

      突然在樹上響起的腳步聲讓一眾大男人心底直犯嘀咕,手心開始冒汗。

      不知道誰冒出來一句僵尸,讓緊張的氛圍瞬間變得詭異。

      好像是為了證明他們的猜想,樹上的腳步聲越來越急促,樹枝顫動的幅度也越來越大。

      “咚咚咚,咚咚咚!”

      每一聲腳步都像是落在他們心上,有人頭皮開始發麻,后背寒毛直豎。

      不知道為什么,平時這些無所畏懼的大老爺們,忽然間變得一個比一個緊張。

      好像有什么東西,悄無聲息的把他們心底名為恐懼的情緒釋放了出來。

      他們極力控制著自己的腳,不讓自己后退。

      帶頭的官兵見手下莫名變得慫包,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有什么好怕的!不就是一只野貓,待我擒住它,剝了它的皮,烤肉給你們吃!”

      嚴厲的訓斥了手下,他一臉無所畏懼的大步走近樹干,一抬頭。

      突然一個白色的物件毫無預兆的掉了下來。

      所有人都被嚇得驚叫出聲。

      帶頭的官兵也是被嚇得一連后退好幾步。

      心臟狂跳。

      定眼一看,一個披著白衣的人形物件幽幽的懸掛在樹上,黑發覆面,白綾懸脖。

      儼然一副吊死鬼的模樣。

      深吸兩口氣,帶頭官兵故作鎮定:“不就是一個吊死鬼嗎?這世道每天都有無數人死去,一個吊死鬼有什么可怕的,待我……”

      忽然陰風乍起,他心臟一緊,緊接著就看到一眾大老爺們臉色突變,驚恐的尖叫聲響徹街道。

      “臥槽!有鬼??!”

      一股涼意席卷至后背,他腰身僵硬的一點一點回過頭。

      剛剛還吊在樹上的吊死鬼,此時已經出現在他背后,黑發下一只沾滿了血的眼睛怨毒的死死盯著他。

      心臟驟然緊縮,瞳孔放大,高大的身影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至于其他人,皆被樓奕這副陰森可怖的死鬼樣嚇得跑的跑,暈倒的暈倒。

      見此情景,躲在樹上的扶桑和陸凌這才跳下來。

      樓奕從暈死過去的帶頭官兵腰上扯下了出城的令。

      “得手了!”

      沒有驚動其他巡邏的官兵,沒不費一刀一劍。

      他臉上掛著笑,絲毫沒有意識到他這漏洞百出的方法怎么會進行的如此順利。

      扶桑和陸凌走近。

      “我們抓緊時間早些出城,免得夜長夢多?!?

      “好!”

      樓奕用袖子擦拭著臉上的血。

      余光忽然撇到扶桑蒼白的臉色,他一把拉住她的手:“娘子你怎么了?臉色怎么這么難看?”

      扶桑當然不會告訴他,為了讓他這個簡陋的辦法生效,她暗中用了大量的精神力擾亂了那些人的神經。

      將他們心底的恐懼放大到最大值。

      這才能讓樓奕把他們嚇成那個鬼樣子。

      “我沒事,可能只是累著了,我們還離開這里再說?!?/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