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見扶桑臉色白的不正常,樓奕有些心疼。

      他想背著媳婦兒走。

      扶桑卻以不要耽誤出城為由拒絕了,樓奕倒也沒堅持。

      從暈倒的官兵身上扒下他們的衣裳,三人喬裝一番后,借著手里的令牌十分順利的出了城。

      一走出守城兵的視線,樓奕就主動在扶桑身前彎下腰:“上來,我背著你走?!?

      清冷的月光下,少年半張臉隱在暗中,看不清神色。

      語氣卻是十分堅定。

      好像扶桑不答應,他就不起身一樣。

      其實扶桑只是有些脫力,休息一下就沒事了。

      可看著樓奕這么堅持,她倒是沒有在拒絕他。

      爬到他背上,嬌軟的雙臂環著他的脖頸。

      樓奕走的倒是挺穩,趴在他單薄的背上,竟然一定顛簸都沒感覺到。

      經過這次重逢,扶桑明顯感覺到樓奕對她的態度和以前不一樣了。

      側臉放在他肩窩上。

      她看著眼前吹彈可破的肌膚,毫不猶豫的就把心底疑問說出了口:“相公,你是不是喜歡我?”

      扶桑明顯感覺到樓奕身子一僵,但很快又恢復了正常。

      他沒有回答扶桑的話,只是白凈的耳朵不受控制的紅了起來。

      “你不說話,我就當你默認了?!?

      扶桑心情極好。

      她晃動兩條懸著的腿,霸道的鎖著他的腰腹,兩只胳膊也收緊了力道。

      整個人像一只自帶吸盤的八爪魚一樣,緊緊的黏在他背上。

      隔著薄薄的衣料,他能感受到背上人的心跳。

      在夜色的遮掩下,控制不住的笑意攀上了眉梢。

      扶桑和陸凌前往燕國前,就將樓奕被擄走的消息傳遞到京都。

      皇上經不住貴妃的哭鬧,派原主的父親國將軍前去討伐。

      扶桑一將樓奕救出,立刻就給國將軍飛鴿傳書,告訴他燕國政變,老皇帝垂暮,而最有望成為下一任皇帝的兩位皇子則一死一傷。

      亓國和燕國近十年來邊境大小戰役不斷,兩國之間的仇怨頗深。

      國將軍立刻敏銳的感知到這是一次絕佳的進攻機會。

      立即整頓兵馬,一鼓作氣舉兵討伐。

      毫無防備的燕軍被打的措手不及。

      而京中局勢更為混亂。

      老皇帝被逼宮一事氣的心梗突發,癱臥在床只剩一口氣彌留。

      最有望成為下一任皇帝的兩位皇子則一死一傷,平日被壓制的其他皇子開始蠢蠢欲動,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宗室皇親斗的不可開交,死傷慘重。

      今天你抄我的家,明天他抄你的家。

      權力更迭頻繁。

      至于遠在邊境的燕軍就更沒人搭理了。

      遲遲等不到援軍的情況下,燕國短短一個月便丟掉了五座城池。

      戰火波及下,最慘的還屬燕國百姓。

      他們不能沖到戰場上殺敵,便只能將無處發泄的怨氣撒在了亓國的商人身上。

      樓奕和扶桑一路走來,見到很多亓國商人被燕國百姓蠻橫的強闖進家門,打砸搶燒。

      看著被無辜波及的亓國商人及幼童婦女皆被扒光了衣服,五花大綁的游街,樓奕心中悲憤交加。

      他幾次都想沖上去救人,但最后都忍了下來。

      他很清楚,自己這邊只有三個人,勢單力薄,一旦被憤怒的燕國百姓圍攻,便很難脫身了。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