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但這還不是最鬧心的。

      相比較耳朵邊煩操不斷的聲音,最要命的是腹部一陣強過一陣的墜痛。

      那種感覺就像是有人把她的五臟六腑攪成一團,然后又猛往外扯。

      她想弓起身子,但又有人按著她的上半身不讓她亂動。

      汗水和眼淚混合在一起,她的頭發濕了大半。

      有破碎的尖叫堵在喉嚨里。

      腦袋昏沉甚至出現了耳鳴。

      已經分不清真實還是夢境,她看見有很多人在眼前走來走去。

      【哎呀,怎么傳送到這個點上了?】

      聽這語氣就知道是0013的鍋。

      好在扶?,F在疼的沒力氣罵人。

      不然分分鐘讓它知道什么是口吐芬芳。

      【宿主請稍后……】

      “檢測不到胎兒心跳……準備取出母體……”

      這是扶桑失去意識前聽到的最后一句話。

      原主叫許沫沫,是一個已婚并懷有身孕即將生產的……棄婦。

      因為她的丈夫顧少銘并不喜歡她。

      當初娶她,是因為奶奶喜歡她。

      兩家是世交,他們也是從小就認識的。

      原主打從第一眼看到顧少銘,就喜歡上這個總是一臉冷漠的漂亮哥哥。

      長大后也不管對方是不是有喜歡的人,愣是一根經的非要嫁給他。

      顧家奶奶是看著原主長大的,對這個性格乖巧,甚至有些靦腆的孩子很喜歡。

      也不管顧少銘的強烈反對,用家族繼承權威逼著他娶了原主。

      雖然結了婚,但新婚當晚,他就拋下原主,毫不避諱的去了他初戀那里過夜。

      這一去就是大半年。

      這段時間里,原主雖然有著顧少銘妻子的身份,但卻連顧少銘一面都見不到。

      雖然知道顧少銘在哪里廝混,但從小良好的家庭教育,讓她做不出抹開面子像潑婦一樣上門捉奸的動作。

      她想著只要自己把家里照顧好,把奶奶服侍好,盡到她為人妻應該盡到的責任,他總會看到自己的好,總會回到自己身邊。

      原主的懂事讓顧奶奶心疼,她親自出馬,把顧少銘從她初戀的床上揪了下來。

      還威脅他,如果一個月之內不能讓原主懷孕,就取消他繼承人的資格,還要把勾引的那個女人賣到非洲去。

      打小就心高氣傲,從沒有低下過頭的顧少銘,在短短半年內被一而再再而三的威脅。

      他將一腔怒火全都發泄到了原主身上。

      原主的存在于他而言,就像是哽在喉嚨里的一根刺,拔不出來也咽不下去。

      他恨她奪走了本該屬于他心上人的位置。

      于是顧少銘撤走了別墅里的所有傭人。

      讓從小就養尊處優的原主開始一個人打掃偌大的別墅,到晚上,又在床上變態的折磨她。

      原主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瘦了下去。

      雖然被折磨的身心俱疲,但原主心底一點都不恨他。

      甚至每天只要能看見他,她就很開心了。

      一點都不在乎他是不是在羞辱她,折磨她。

      一個月后,原主終于懷孕了。

      她還沒來得及高興,顧少銘就拋下她,馬不停蹄的回到初戀身邊。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