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原主很難過,她悄悄的跟蹤顧少銘,找到了他的初戀米雪。

      初戀很漂亮,總是一襲白裙,臉上掛著單純無害的笑意。

      顧少銘和米雪在一起的時候,總是那樣溫柔體貼。

      和對待自己完全不一樣的態度,讓原主羨慕的同時又有些嫉妒。

      在她懷孕四個月,肚子開始顯懷的時候,她找上了米雪。

      第一次以顧少銘妻子的身份,擺出強硬的姿態,給了她一張一千萬的支票,讓她離開自己的丈夫。

      看著原主的肚子,米雪臉色慘白。

      不一會兒就開始捂著肚子,一臉痛苦的倒在沙發上。

      原主看她不像是裝的,立刻緊張的叫來救護車。

      到了醫院她才知道,米雪居然也懷孕了。

      已經兩個月了,但因為收到刺激,孩子沒能保住。

      顧少銘知道后,一耳光將原主抽翻在地。

      臉上的表情猙獰可怕,好像恨不得當場撕了她。

      他說了很多難聽的話,原主被刺激的小產了。

      但顧少銘卻一點不在乎,他要為自己和米雪的孩子報仇。

      原主被他囚禁在別墅里,斷了她和外界的聯系。

      小產后沒有休養的時間,原主白天要像傭人一樣伺候他,晚上更是被他變本加厲的折磨。

      她的自尊心被毫不客氣的踩在地上蹂躪。

      盡管原主的父母很想幫她,但原主卻覺得這是她和顧少銘夫妻之間的事。

      如果他們非要干涉,她就和他們斷絕關系。

      原主低微到塵埃里的姿態,總算讓顧少銘有了些許的憐憫,他對她的態度溫柔了那么一點點。

      但就這么一點點,都能讓原主開心到不行。

      半年后,原主又一次在米雪之前懷孕了。

      米雪又氣又急,她害怕顧少銘的心會落在原主身上,她怕自己會失去這個可以傍身的大樹。

      于是再一次狠心的用肚子里還未成型的孩子作妖,陷害原主。

      好不容易緩和的夫妻關系,再次跌落冰點。

      她再一次被囚禁在別墅里。

      心情極度抑郁,讓原主越來越瘦,對比之下,懷孕的肚子在她身上是那樣突兀。

      等她再一次得到外面的消息,竟是她父親公司破產,父母被債主逼的跳樓身亡。

      原主強撐著身子,像幽靈一樣操辦完了父母的后事。

      從火場捧出父母的骨灰,米雪早就等著她了。

      她像勝利者一樣,大言不慚的告訴她父母離世的真相。

      原來一切都是顧少銘做的。

      米雪第二次失去孩子,傷心欲絕到一度想跳樓,顧少銘為了安撫她,也為了給來不及出世的孩子一個交代,他暗地里操作,生生把原主家的公司搞到破產,逼得她父母跳樓身亡。

      原主沒想到當初自己的一意孤行,最終會害死自己的父母。

      她陷入深深的自責中,終于強撐不住,一口血嘔了出來。

      到醫院一檢查,醫生告訴原主她得了胃癌,晚期。

      要想治病,得引掉肚子里得孩子。

      可原主舍不得,這個孩子她和顧少銘之間唯一得一點聯系了。

      她得病得消息誰也沒告訴,一個人帶著父母得骨灰回到別墅茍延殘喘。

      可每當閉上眼睛,父母的影子就在眼前揮之不去。

      她被困在自己的圍墻里,日復一日的被愧疚和病痛折磨著。

      直到這天,她被米雪約了出來,本以為是兩個女人之間的對決。

      沒想到顧少銘的聲音會從隔壁桌傳來。

      他說他始終愛的人都是米雪,等自己生下孩子,他就和自己離婚,他會把孩子過繼給米雪,他會娶她,從此再也沒有人能把他們一家三口分開……

      扶桑覺得自己的三觀都快炸裂了。

      這特么是什么狗血劇情?

      父母祭天,自己還身患癌癥。

      出軌的狗男女卻活得瀟灑滋潤???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