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真的是這輩子都沒這么無語過。

      這個原主怕不是有斯特歌爾摩綜合征?

      自己被折磨成這個鬼樣子,父母都被祭天了,她還這么大度的給仇人生孩子?

      wtf???

      啊我真的是有一千句賣麻批要脫口而出。

      【叮咚,這里有一條原主的語音,請宿主查收?!?

      這一次0013沒有給選擇項,直接將原主的語言播放在扶桑的腦海里。

      “我一生與人為善,從來沒有做過半點傷害別人的事,可世間疾苦從未放過我……我認輸了……余下的生命里,希望你能為我活一次,去做我曾今想做的事,不要再留下遺憾……”

      扶桑:“……”

      聽完原主的語言,她一時不知道是該生氣她居然不想著要報復那個狗男人,還是該慶幸她最后的心愿不是要讓狗男人對她回心轉意。

      啊算了算了,看在你前半輩子活得那么慘的份上,你的最后的心愿我接了。

      【叮,任務接收成功!祝宿主玩的愉快!】

      “沫沫,對不起,我不知道你也在那里……我,我真的不是故意要說那些話讓你聽到……

      你醒過來好不好?

      從今以后,我一定好好待你,孩子還會有的,只要你肯醒過來,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乖沫沫,你已經睡了一個月了,再睡下去就不好看了……

      我好像還沒有告訴過你,其實,我是喜歡你的!

      小時候第一次見到你,我就覺得,這個像瓷娃娃一樣精致的小女孩可真漂亮……”

      溫柔的聲音帶著毫不掩飾的心疼,如果不是他叫著原主的名字,扶桑還以為他在和那個初戀說話。

      聽聽這深情款款的語氣,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有多愛原主。

      呵,這個狗男人。

      前一秒還和初戀說要跟原主離婚娶她,現在又故作情深的拉著自己的手表白。

      真的是惡心。

      她真的是多一句都不想再聽了。

      掙扎著睜開沉重的眼皮,四肢酸軟無力。

      她看見顧少銘一臉激動的按響床頭呼叫鈴:“醫生!”

      一番檢查后,醫生將顧少銘拉到一旁,不知道說了什么,扶??吹剿樕霞拥纳裆饾u褪去,變成一抹沉痛。

      就在這時,依然是一身白裙的米雪走了進來。

      她站在顧少銘身邊,聽著醫生的話,明眸蓄滿了淚水,她咬著下唇沖到扶桑病床前。

      一把抓起她扎著吊針的手,攥的緊緊的:“沫沫姐姐,你不會有事的!你的病會好起來的!我不會再和你搶銘哥哥了,我把他讓給你,我把他還給你,你一定一定要堅持下去,你會戰勝病魔的,你會好起來的,答應我,一定要配合醫生的治療,千萬不要放棄自己?!?

      好家伙,真不愧是剛剛拿了年度最佳新人獎的,這演技真是有夠逼真的。

      扶??粗樀氖?,被她捏的已經開始回血。

      她用力抽了一下手,竟然沒抽出來。

      這個看著柔柔弱弱的小丫頭片子力氣還不小。

      這時,顧少銘走了過來。

      他攬住米雪的肩膀,一臉溫柔的安慰她:“雪兒,你也不要太難過了,沫沫會沒事的?!?

      扶桑:“???”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