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扶桑身上沒有現金,唯一值錢的鉆石戒指也丟給出租車司機了。

      不過好在以前學校附件餐館的老板還記得她那張臉,一聽說扶桑沒有帶錢,立馬熱情的免費請她吃面。

      原主是胃癌晚期,本來就沒有什么饑餓感,基本只能吃流食。

      所以扶桑只打了一碗免費的白粥慢慢喝著。

      老板在學校附近開了很多年的飯館,來他這里吃飯的大部分都是附近普通學校的學生。

      對于原主這個穿著貴族學校校服的學生,他印象格外深刻。

      “畢業好多年了吧,最近在忙什么呢?”

      此時并不是飯點,老板也不忙。

      他坐在扶桑對面的座位上,熱情的和她聊天。

      扶桑也沒覺得煩,有一搭沒一搭的和他閑聊了幾句。

      “對了,最近這附近不太平,你一個女孩子獨居,千萬要小心些?!?

      扶桑點頭:“知道了?!?

      她平靜應了一聲,絲毫沒有繼續問下去的打算。

      老板一愣。

      正常人聽到這話難道不該好奇的問“怎么回事”嗎?

      她應的干脆利落,讓他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

      這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不過這老板不是一個能憋的住話的人,扶桑不問,他忍不住話頭,接著說了起來。

      “聽說前些天有一個黑幫的老大被人砍死了,據說是被手下的人出賣了,死的可慘了,全身都被捅成了蜂窩,缺胳膊少腿的,沒有一處是完整的,眼珠子都爆了?!?

      他描述的繪聲繪色,兩條眉毛高高揚起,手揮舞著比劃,好像是他在現場親眼看見了一樣。

      扶桑淡定的繼續小口喝粥。

      似乎對他說的這些都不感興趣。

      老板見她沒反應,甚至臉上連一絲害怕的情緒都沒有,一時有些尷尬。

      “那后來呢?”

      到底是喝了人家一碗粥,該配合你演出的我多少還是配合一下。

      一聽扶桑搭腔,老板一下來了興致。

      從黑幫老大的發家史開始講起,口沫橫飛的講了好久。

      扶桑一臉無奈。

      放下空碗,她借口上廁所這才遁走了。

      出了餐館沒幾步,路過垃圾桶旁邊時,她聽見極細微的呻吟聲從垃圾桶后面傳出來。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