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媽的,忘了帶止痛藥?!?

      身患癌癥的感覺一點都不好受。

      扶桑蜷縮成一團,額頭上冷汗密布。

      蒼白的嘴唇被血染紅,胸口起伏劇烈,呼吸聲急促。

      “0013,我要是被疼死了,任務是算失敗嗎?”

      【是的哦,在原主生命終結前未完成任務,會被算定失敗的呢?!?

      0013好像沒有聽出扶桑話里的意思,語氣甚至透著一點小愉悅。

      扶桑滿臉黑線。

      心里一萬頭草泥馬狂奔而過。

      她一動不動的趴在床邊,強忍了兩個小時,硬是扛過了這一波疼痛。

      等她緩過勁兒,全身都被汗浸濕了,薄薄的衣料貼在身上,黏糊糊的。

      扶桑扶著墻,拖著酸軟無力的腿,一步一步的挪到浴室洗了個澡。

      換上衣柜里的舊衣服后,這才出了門。

      她身無分文,唯一值錢的戒指還被她丟給了出租車司機。

      她計劃著弄點錢去買止痛藥。

      路過一處靠墻的垃圾桶時,忽然聽見極細微的喘息聲從垃圾桶后面傳出來。

      扶桑不是一個熱心腸的人,即使聞到了血腥味,她依然沒有絲毫停頓的走了過去。

      錯身而過時,眼角的余光被一抹細小的金燦燦折射光吸引。

      腳步一頓。

      她倒著走了幾步,在垃圾桶的陰影里,一個穿著西裝,全身都是血的男人出現在眼中。

      他臉上也都是傷,看不清模樣。

      眼皮禁閉,但依然有輕微的呼吸聲。

      扶桑蹲下身。

      她沒有去檢查男人的傷勢,而是把他掛在脖子上的一個拇指大小的金牌扯了下來。

      對著陽光照了照。

      是純金的。

      還有三個小字,左厲寒。

      她豪不客氣的就把金牌收進了自己的腰包,緊接著伸手摸向男人胸口。

      胸肌挺結實。

      可惜沒別的值錢東西。

      抽出手,扶桑又摸向男人的褲兜。

      指尖很快觸摸到一個觸感極好的物件。

      五指捏緊往外掏。

      是一個純黑色的男士錢包,皮質柔軟,一看就價值不菲。

      打開里面,各種卡很多,現金零零散散幾張,粗略一數也有一千多。

      扶桑把卡都抽出來丟進了垃圾桶,現金揣進口袋里,錢包和金牌她準備找地方賣了換錢。

      身上有了錢,扶桑徑直去醫院買美施康定。

      至于那個重傷垂死的男人,她壓根就不在乎他的死活。

      美施康定屬于國家管制藥品,一般藥店沒得賣。

      好在醫院系統里有原主的病例,扶桑很輕易買到了藥。

      回來的路上,她買了一份清淡的粥帶了回去。

      雖然沒什么胃口,但扶桑還是強迫著自己一口一口咽了下去。

      在吃到第六口時,反胃的感覺涌了上來。

      扶桑捂著嘴跑進洗手間,一下就把胃里為數不多的食物再度吐了出去。

      這一吐就控制不住,連帶著苦水一起吐了出去。

      吐到最后什么都吐不出來了,難受的干嘔了幾聲后,她全身虛脫的抱著馬桶滑倒在地上。

      喘著氣緩了許久,恢復了一點力氣后,扶桑爬起身回到餐桌前。

      粥已經涼了,飄著薄薄一層油花。

      扶??粗指杏X惡心了。

      她捂著嘴,嫌棄的把涼粥推到一邊。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