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扶桑身上又隱隱開始疼了起來。

      合上日記本,她準備去找放在客廳的止痛藥。

      手掌撐著桌面剛剛站起身,忽然,一把泛著寒光的短刀橫在她脖子上。

      “別動!”

      壓抑中透著狠勁的聲音從背后響起。

      濃烈的血腥味讓扶桑即使沒有回頭也猜到了來人是誰。

      扶桑保持著半起身的動作,緩緩抬起兩只手做投降狀。

      “我的金牌在哪?”

      扶桑的乖巧并沒有讓男人放松警惕,他手中的加勁,短刀的利刃緊貼著她脖子上脆弱的肌膚。

      “在客廳,我拿給你?!?

      “走!”

      男人在背后推了扶桑一把。

      她身子向前一跌,脖子貼著利刃劃過,微微的刺痛感襲上頭皮。

      扶桑感覺到有溫熱的血液從傷口流出。

      男人卻不管這些,抬起另一只手從背后捏住扶桑的后脖頸,強迫著她邁開步伐。

      扶桑聽話的帶著他走到客廳,拿出和止痛藥放在一起,還沒來得及賣掉的金牌。

      男人從扶桑手上接過后重新掛在脖子上,拇指大小的金牌被他放進襯衣領子里,緊貼著肌膚放置。

      看他這副在乎的模樣,這東西應該對他很重要。

      “你的東西已經給你了,你可以走了吧?!?

      扶桑身上的疼痛感越來越強烈,她臉色發白,額頭上冷汗密布。

      男人不知道她的病情,看她這副樣子,以為她是緊張心虛。

      他冷笑一聲:“怎么?想等我走了再報警?”

      冷哼一聲,男人一把將扶桑推到在沙發上,解下皮帶將她兩只手捆了起來。

      “老實呆著?!?

      男人掐著扶桑的臉頰,低下頭湊近她,眼里一片冷峻狠厲:“我警告你最好別做惹怒我的事,否則……”

      他沒有把接下來的話說出來,但架在扶桑脖子上的刀子已經表明了一切。

      扶桑乖乖的點了點頭,縮起身子窩在沙發一腳。

      男人這才松開了她。

      也許在他眼里,扶桑只是一個瘦的堪比小雞仔,毫無反抗能力的弱女子。

      站起身后毫不避諱的當著她的面就開始脫衣服。

      沾滿了血的西裝外套和白襯衣丟在一塵不染的白凈瓷磚上,一具肌肉分明,充滿了力量,堪稱完美的男性軀體出現在扶桑眼中。

      他背上有很多舊傷,一看就知道過的是刀口舔血的日子。

      還有十幾道皮肉外翻,猙獰恐怖的傷口橫在舊傷之上,血液隨著他每一次的動作滲出。

      這么多傷口,又流了這么多血,他居然還沒死?

      男人裸著上半身,徑直走進洗手間。

      他每走一步,地上就是一道血腳印。

      嘩嘩的水聲響起。

      他并沒有在衛生間待很久,幾分鐘后就出來了。

      身上冒著熱氣和水珠,傷口經過沖洗后外翻的皮肉泛白。

      他沒搭理依舊窩在沙發一腳瑟瑟發抖的扶桑,自顧自在房子翻找起來。

      整齊的房子很快被他翻得一團亂,他也在臥室里如愿找到了醫藥箱。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