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所以為什么要這樣?

      為什么??

      why???

      扶桑很想破口大罵,但被嗆到水的她卻只能扶著水池咳得撕心裂肺。

      看她咳的兩腿發軟,站都站不穩,左厲寒大發慈悲的幫她解開了束縛著雙手的皮帶。

      等扶桑好不容易緩過勁兒,卻發現左厲寒不知道什么時候又回到客廳去擦他那把短刀。

      她撫著胸口喘氣。

      視線落在早已涼透的早餐上,油乎乎的讓她提不起一點胃口。

      但轉眼一想,這具身體從昨天就已經顆米未進,唯一喝了幾口清粥也都全吐了出去。

      在不吃一點東西,只怕會提前涼涼。

      強忍著惡心,扶桑端起杯子里的牛奶一飲而盡。

      等她走出廚房,病怏怏的準備回臥室時,左厲寒的聲音響起:“把你的手機給我?!?

      扶桑腳步一頓,轉過身面對著朝自己伸著手的左厲寒,一臉無辜的攤了攤手:“我沒有手機?!?

      “座機也行?!?

      “沒有?!?

      扶桑繼續搖頭。

      原主的手機早在被顧少銘囚禁在別墅的時候就被沒收了,這個房子也常年沒人住,自然也沒有座機。

      左厲寒眉峰一皺。

      他臉部線條本就很冷峻,此時雙眉緊鎖,一副要發火的模樣,看的人心里發怵。

      扶桑倒是不怕他。

      但這具身子實在是太弱了,怕是連他一拳頭都經不起。

      為了不讓自己的任務失敗,扶桑身子緊繃,視線在臥室和大門之間轉動。

      她在思索往哪邊跑,生還的希望更大些。

      左厲寒卻并沒有如同扶桑預料的那般發怒,他冷冷的看了她幾秒,一言不發的轉身開門走人。

      ‘砰?!?

      關門的輕響讓扶桑眨了眨眼。

      眼里滿是疑惑。

      這就走了?

      不知道他還會不會回來,扶桑也懶得管他。

      她回到臥室翻找出紙張和筆,重新開始寫原主的心愿清單。

      “叩叩叩”

      有敲門聲響起。

      扶桑不覺得會是左厲寒。

      那貨看面相就不是會禮貌敲門的乖寶寶。

      她沒搭理敲門聲,繼續埋頭寫著。

      “叩叩叩!”

      敲門聲更大了。

      一聲連著一聲,不間斷的敲。

      好像扶桑不開門,他就打算一直這樣敲下去。

      扶桑惱火的丟下筆,沖到門口一把拉開門:“敲你媽,你有病吧!”

      “沫沫……”

      雖然站在門口的并不是左厲寒,但扶桑更不想看見顧少銘這張臉。

      她皺著眉,頂著顧少銘深情內疚的目光,心底直犯惡心。

      反手就要關門,顧少銘眼疾手快的一把擋住門框。

      “許沫沫,就算你生我的氣,你也不該拿自己的身體胡鬧!

      你自己什么情況你不知道嗎?

      跟我回醫院!”

      他說著就要去拉扶桑的手。

      這具身體被病痛折磨的只有八十多斤,瘦的風一吹就能被刮走,盡管扶桑不愿意,但還是被顧少銘抓住了手腕。

      連拖帶拽的被拉出了門。

      “你放開我!”

      扶桑另一只手緊緊抓著門把手不放。

      “我是帶你去醫院,不是要害你!

      你能不能不要任性!”

      顧少銘不明白這個曾經滿眼都是自己的妻子,為什么忽然變得這么抗拒自己?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