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什么?

      離婚??

      “你要和我離婚?”

      顧少銘心臟猛然一抽,他已經聽不見扶桑后面的話了,滿腦子都回蕩著離婚兩個字。

      “我不同意!”

      他臉色沉了下去,后槽牙緊咬。

      “你憑什么說離婚?當初是你死活要嫁給我,是你強行闖入我的生活!

      我知道我以前做了很多傷害你的事,但現在我知道錯了,我也愿意補償你,你為什么就這么固執,連一個彌補機會都不愿意給我?”

      扶桑很無語:“你對我做的那些事,是一句知道錯了就能掀過去的嗎?

      如果你真的想彌補我,就把米雪帶我面前,讓她跪下給我的兩個孩子說對不起?!?

      顧少銘一噎,眼中浮現出掙扎的神色:“這一切都不是雪兒的錯……”

      扶??疵靼琢?,這人既不想放開原主,又不想放下米雪。

      一個朱砂痣,一個白月光。

      他都想攥在手里。

      心臟微微一疼。

      “你滾吧,我不想看見你?!?

      滿是失望的語氣讓顧少銘身子一震,他一臉受傷的看著扶桑。

      這個在商場上殺伐果斷,攪弄風云的顧大總裁第一次放軟了聲音,露出祈求的神色:“沫沫,再給我一次機會……”

      充當了很久人肉背景的左厲寒滿臉不耐煩,趁著顧少銘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扶桑身上,他抬起大長腿,一腳踹在他腿上。

      顧少銘猝不及防被踹的一個趔趄,不由自主的松開了扶桑的手腕。

      等他手忙腳亂的扶著墻穩定身形,憤怒的回頭,卻看見扶桑被左厲寒半樓著走進了房門。

      這是當著他的面就給他戴帽子???!

      排山倒海般的怒火席卷頭皮,顧少銘大吼了一聲追了上去:“站??!”

      他的手剛觸碰到把手,被左厲寒帶來后就一直沉默的小弟一個箭步上前,一把揪住了他衣領按在墻上。

      “沒聽見讓你滾嗎?!?

      顧少銘被一個近兩米高的壯漢提著衣領,腳都快離地了。

      呼吸困難起來,他臉色漲紅,手掌緊緊抓著小弟滿是肌肉的胳膊:“混蛋!你知道我是誰嗎!”

      小弟冷笑了一聲,沒有多余的廢話,一拳頭捶在顧少銘的腮幫子上。

      結結實實的一拳,直接把顧少銘捶翻在地。

      嘴里全是血腥味兒,發膠固定整齊的頭發也散亂了下來。

      顧少銘趴在地上,活了28年的他,人生第一次這么狼狽。

      擦掉嘴角的血沫,他眼里滿是恨意。

      “我記住你了?!?

      小弟完全不care他的威脅,抬起腿作勢要踢過去:“還不滾!”

      瞳孔在感受到威脅后本能一縮。

      顧少銘知道自己一個人占不到便宜,只能在心里惡狠狠的咒罵幾句后狼狽離開。

      扶桑聽到了外面的動靜,等小弟走進來后,她仰頭看著這個近兩米高的壯漢走到左厲寒身邊,恭恭敬敬叫了一聲:“寒哥!”

      感覺到扶桑的視線,小弟側頭看過去,對著嬌小清瘦的扶桑露出一個靦腆的微笑。

      “坐下說?!?

      左厲寒一副這個房子男主人的姿態,抬了抬下巴,示意小弟坐。

      看他們這樣子是準備談話了。

      扶桑對左厲寒的事情沒有興趣,打了聲招呼就回臥室里了。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