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看著臥室的房門關上,小弟這才坐到左厲寒旁邊。

      “寒哥,明天是洪爺頭七,大少爺發了懸賞,誰能把你的人頭帶到洪爺奠桌上,就把景山酒店給他?!?

      小弟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左厲寒的臉色。

      卻并沒有見他生氣,反而嗤笑了一聲:“那個敗家子還真是大方?!?

      可不是大方嗎。

      老爺子當初在景山酒店上可是投入了近16億美刀,集賭場和綜合娛樂設施于一體。

      這幾年酒店的運轉幾乎都是靠左厲寒在管理,酒店的收入占幫會總收入的百分之八十以上。

      這么大一個蛋糕,現在說送人就送人。

      呵,為了除掉自己,那個廢物還真是舍得下血本。

      “道上的人都被驚動了,濰城這兩天都快被翻過來了,寒哥,你一定要小心!”

      不同于小弟滿臉的擔憂,左厲寒面無表情的斜睨了他一眼,從后腰抽出一直隨身攜帶的短刀。

      刀尖指著自己,將刀柄遞給小弟。

      “你不就想要景山酒店?

      我就在你面前,殺了我,你后半輩子就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了?!?

      他聲音很平淡,甚至還帶著一絲笑意。

      小弟一愣。

      他雖然平時腦子愚鈍,但這一刻,他突然聰明了。

      他知道左厲寒這是不相信他。

      “當初所有人都說我是奸細,要殺我,是你力排眾議保下了我一命,從那之后我就一直跟著你,我的命都是你的!

      寒哥,如果你不相信我的忠心,我愿意現在就死在你面前!”

      小弟一把奪過左厲寒手上的刀,高高舉起,毫不猶豫的就要往自己肚子上扎。

      刀尖刺入肉里三厘米深,小弟手腕用力,還想扎的更深時,一直坐著不動的左厲寒終于抬手握住了他的手腕。

      “我有說過不相信你嗎?”

      小弟臉色慘白,頂著一腦門的汗。

      他看著左厲寒,嘴角向兩邊扯,露出一個靦腆的笑。

      “寒哥,我這條命是你的……”

      “行了,繼續說下去?!?

      丟開小弟的手,左厲寒身子往后靠,重新窩進松軟的沙發里。

      小弟自己拔出刀,拎過桌子上放著的醫藥箱,一邊自己給自己包扎,一邊接著說道:“你失蹤后,萱瑩小姐每日都和大少爺廝混在一起,成雙成對的出入……我偷聽到萱瑩小姐說,等見到你的……人頭后,她就和大少爺去毛伊島結婚……”

      小弟一邊說,一邊偷瞄左厲寒的臉色。

      要知道在幾天前,萱瑩小姐還是寒哥的女朋友。

      左厲寒眼皮半磕,垂下的睫毛在眼睛下方投出一片陰影。

      毛伊島……

      腦海里浮現出那個女人賴在自己懷里,撒嬌著說以后要和自己去毛伊島舉辦婚禮的畫面。

      畫面一轉,那個女人精心準備的燭光晚宴上,她美麗依舊的臉龐掛著一如既往甜蜜的笑,哄騙著自己喝下毒酒……

      “賤人!背叛我!”

      胸腔怒火翻涌。

      像是被人活活撕開胸膛,將他的心臟一刀刀剜出來一樣疼。

      左厲寒眼中閃著冷光,抓起短刀猛地擲了出去。

      “咚!”

      在空中翻轉的刀子穩穩的扎進臥室門。

      正在寫心愿清單的扶桑無語的看著扎透了門的刀尖。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