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扶桑一離開,呆滯僵硬的保鏢和林萱瑩瞬間眼前一黑,暈死了過去。

      超負荷的使用念力,讓扶桑眼前一陣一陣泛黑,腦袋也是暈暈沉沉。

      每走一步都像是踩在棉花上一樣。

      強撐著精神,扶桑出走酒店,拐進一個老舊的巷子里。

      左厲寒和小弟正等在那。

      扶桑將錄音交給左厲寒。

      聽著自己曾經深愛的女人一字一句的說著怎么陷害自己的過程,左厲寒一點都沒有即將洗刷冤屈的興奮,反而臉色越來越陰沉。

      “太好了寒哥,我們現在就去銀行拿……錄音,寒哥?”

      只顧著高興的小弟后知后覺的發現左厲寒全身都在冒殺氣。

      駭人的氣勢讓小弟后背汗毛直豎,害怕的聲音都在顫抖:“寒……寒哥,一個女人而已,現在最要緊的是拿到證據回幫會,等你奪回屬于你的東西,那個女人會主動回到你身邊的?!?

      左厲寒冷冷的掃了小弟一眼。

      陰寒的目光讓小弟如墜冷窖,好在左厲寒沒說什么,收起錄音,冒著一身藏不住的殺氣抬步離開。

      小弟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緊隨其后。

      兩人都沒注意到靠在墻上的扶桑臉色白的像紙一樣,全身都在冒冷汗。

      等他們走后,扶桑只覺得眼皮越來越沉重。

      她走到路邊,想趁自己暈倒前攔下一輛出租車。

      可她剛邁出一步,身子便不受控制的前傾。

      眼看著就要一頭栽倒在地面,忽然,她清瘦的身子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

      “沫沫?!你怎么了?”

      這是扶桑暈倒前聽到的最后一句話。

      等她再次醒來,只覺得全身無力,頭疼的厲害。

      她也不勉強自己,乖乖的躺在柔軟的床上慢慢恢復。

      腦海里卻不由想到,上一次像這樣超負荷使用念力以至于暈倒是什么時候了?

      好像……是二十年前了吧。

      那個時候,她還在實驗室里。

      像牲口一樣,等著測試,評估,然后被定級。

      那個時候她拼盡全力釋放念力,不敢有一絲保留,生怕會像她的‘室友’一樣被定級為殘次品,被毫不留情的銷毀。

      說起來,她都快忘記那個室友叫什么名字了。

      好像叫9527……

      “沫沫,你醒了!”

      扶桑飄遠的思維被這飽含驚喜的一聲叫喊拉了回來。

      她轉動眼珠,顧少銘那張臉出現在她視野范圍內。

      扶桑盯著他腮幫子一大片烏青。

      嗯……這應該是小弟打的……

      該說不說,揍得真好。

      顧少銘端著一碗粥坐到床頭。

      “這是我親自下廚給你煮的養生粥,我知道你的胃不好,特意煮了很久,來,我喂你?!?

      煮了很久。

      也就是說自己昏迷了很久。

      偏頭看向大大的落地窗,外面天都黑了。

      顧少銘喂粥的手一頓,他沒想到扶桑居然這么不給面子?

      他顧大總裁人生第一次下廚,她卻連嘗都不嘗一口,直接撇過了頭。

      壓下心底冒出頭的火氣,顧少銘耐著性子再次哄道:“聽話,多少吃一口?!?

      這人真煩。

      特么像只蒼蠅一樣。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