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雖然被限制了人身自由。

      但每天都有醫生準時準點的來給扶桑檢查身體,大把的藥堆在眼前,雖然看著就難以下咽。

      扶桑卻異常配合的乖乖吃下藥,一次都沒有鬧過。

      期間顧少銘也來看望過扶桑,但每一次都被扶桑懟到扎心,離開時總是氣的臉紅脖子粗。

      這天,扶桑在醫生的監督下乖乖吃完了藥,她剛準備躺下歇一歇。

      忽然門被打開,十幾個人一下涌進房間里。

      幾乎每個人手上都提著大箱子。

      其中一個穿著酒紅色西裝,長得異常秀氣的男人走到扶桑床前,掀起了她的被子。

      “顧太太,我們抓緊時間化妝,不要讓顧先生等著急了?!?

      “什么?”

      男人一點都不在意扶桑滿臉疑惑的表情,直接上手穿過她腿彎和后腰,稍一用力就把瘦的沒幾斤重的扶桑抱了起來。

      “您放心,我一定會把您化的漂漂亮亮,讓您成為最美麗的新娘?!?

      “蛤?”

      身子驟然騰空,扶桑摟緊了男人的肩膀。

      莫名其妙闖進來的那些人各自忙碌著打開箱子,呈現出各種各樣的化妝品。

      還有一個人居然展開了一件純白色的精美婚紗。

      男人動作輕柔的把扶桑放在梳妝鏡的凳子上,輕輕的撥動她的細軟的長發。

      “顧太太喜歡什么風格?

      柔美系,森系,還是sexy?

      我認為按您的長相,可以嘗試一下森系?!?

      扶桑冷靜的問道:“是顧少銘讓你們來的?”

      男人滿臉笑意的點了點頭:“顧先生說要為您補辦一場您夢想中的婚禮,一切都安排妥當,只差您這位新娘了。

      顧太太您可真幸福,結婚這么久了,顧先生還不忘給您制造浪漫。

      我男朋友要是有這么貼心,我做夢都要笑醒了?!?

      不同于男人滿眼的羨慕,扶桑皺著眉,眼底滿是疑惑。

      這貨又準備搞什么幺蛾子?

      當初原主和他結婚的時候,因為他極力的反對,最終只領了結婚證,并沒有舉辦婚禮。

      可現在兩人都已經是撕破臉的狀態了,按他的脾氣,應該是把扶桑囚禁到死才對。

      怎么還欠欠兒的要給她補辦婚禮。

      “沫沫姐姐?!?

      米雪一襲淡雅長裙,依然是那副恬靜柔美的模樣。

      她走近婚紗前,抬手摸了摸。

      側頭看向扶桑:“這件婚紗是我親自挑的,很適合你的氣質,你穿上一定很漂亮?!?

      她展顏一笑,眉眼彎彎的模樣好像一朵盛開的白蓮花。

      “我剛從少銘哥哥那里過來,他讓我告訴你不要緊張,他已經把一切都準備好了,只等你這位美麗的新娘?!?

      好家伙,短短兩句話,每一句都在彰顯自己的存在感。

      她在光明正大的告訴扶桑,誒我就是和你老公天天膩在一起,雖然婚禮的主角是你們夫妻倆,但我就是要粘在你們之間,就是要你甩不掉我。

      如果此時是原主,聽了這話怕是要氣的吐血。

      扶桑卻是冷笑。

      既然你這么想惡心我,那我不妨也惡心惡心你們。

      扶桑抬手阻止了化妝師繼續在自己臉上涂抹。

      “既然是我的婚禮,那我想帶我父母一起參加?!?

      化妝師并不知道他們之間的恩怨,笑著說:“父母參加女兒的婚禮,這是天經地義的事,當然沒問題了?!?

      扶桑沒理他,而是看著鏡子里,米雪臉上的笑意一僵。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