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注意到賓客神色的變化。

      顧父心底著急,生怕再鬧下去會影響顧家的名譽。

      他忍不住開口:“沫沫,你們夫妻之間是不是有什么誤會?有問題你和少銘私下解決,不要當眾鬧,難道你要讓你父母在天之靈都不得安生嗎?”

      “害死我父母的兇手還站在這里,大仇未報,你覺得他們在天之靈能安生嗎?”

      扶桑的反問讓賓客都愣了一下。

      他們聽說過許家夫妻迫于公司破產,不堪重壓跳樓身亡。

      但聽他們女兒的意思,怎么他們的死還另有隱情?

      扶桑不相信顧少銘做的事顧父會完全不知情。

      只見他臉色一僵,但還是很沉穩:“什么兇手,什么大仇?誰不知道你父母是自殺的,你就算不滿顧家沒有出手幫他們挽救公司,也不能這么不分青紅皂白的扣這么大一個黑鍋下來?!?

      顧父看出來了,扶桑今天是擺明了要來給她父母的死討回公道的。

      他果斷的搶在扶桑之前把話頭挑了起來。

      見死不救總比逼死岳家好聽一些。

      “你和顧少銘真不愧是親父子,連心狠手辣都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扶桑這句話讓顧家父子的臉色都黑了。

      “許沫沫!”

      顧少銘胳膊被兩個大漢反制著,他掙扎著大吼了一聲。

      左厲寒不耐煩的一拳捶上他的肚子,疼的他腰都躬了起來,再也說不出一句話。

      “各位,在今天之前,你們是不是還以為顧少銘是一個謙謙君子,對妻子不離不棄的好男人?

      我告訴你們,他其實就是一個披著人皮的禽獸!”

      賓客中傳出驚訝的聲音。

      顧父急著要開口,一旁的小弟立馬掏出槍指著他。

      到嘴的話生生咽了回去。

      “他為了外面的女人,兩次害死我肚子里的孩子,用骯臟的手段將我父母的公司逼到破產不夠,還要逼得他們跳樓!

      對,我父母不是自殺,是被顧少銘逼死的!”

      扶桑一口氣把顧少銘怎么虐待原主,怎么逼死原主父母的過程詳細控訴了一遍。

      聽的賓客們皆是驚訝不已。

      他們這樣身份的人,外面有女人是在正常不過的。

      但像顧少銘這樣為了外面的女人害的妻子兩次流產,還生生逼死岳父母的,他們是真沒見過。

      “夠了!你今天來這里就是為了抹黑顧家嗎?”

      顧父眼看著賓客們相信了扶桑的話,不由得著急上火。

      他心知今天過后,顧家怕是要陷入到前所未有的危機當中。

      “抹黑你們?你們配嗎?”

      不理會顧父黑沉的臉色。

      扶桑給左厲寒遞過去一個眼神。

      左厲寒心領神會,他示意手下開始行動。

      扶桑從顧少銘身前走過時,留下一句:“我說過,要讓你們跪在我父母面前道歉?!?

      “你……”

      顧少銘肚子上的疼還沒消,忽然腿彎被人重重的踹了一腳,身子不受控制的跪倒在遺像前。

      手下先是抓著米雪的長發,強迫她磕頭。

      但米雪卻滿身抗拒,雖然怕的眼淚直流,但硬是不愿意道歉。

      她不覺得自己有錯,她只是為自己的人生謀一條出路,她有什么錯?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