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左厲寒將從林萱瑩肚子里取出的野種裝在泡了福爾馬林液的透明罐子里,放進自己的收藏室。

      等他下到一樓,一眼就看見原本整齊的客廳被堆了滿滿的兒童用品。

      小孩子喜歡的糖果玩具更是種類繁多。

      左厲寒立在樓梯上,皺著眉頭看著扶桑在一推玩具中忙來忙去。

      他站在那沒出聲,還是小弟先看到他。

      “寒哥!”

      左厲寒沒搭理小弟,他看著忙碌的扶桑,不高興的問道:“你不回你自己家,在我這里折騰什么?”

      扶桑盤腿坐在淺灰色地毯上,把玩著手里的玩具。

      聽到左厲寒的聲音,她仰著頭看向他。

      “今天鬧的那一場,我是徹底把顧家得罪了,我又沒有可以藏身的地方,萬一顧家蓄意報復,我一個孤女,就只能洗干凈脖子等刀砍下來了。

      所以啊,我只能來找你求庇護了?!?

      清瘦的臉上揚起討好的笑意,她說的理直氣壯,一點都沒有不好意思的感覺。

      左厲寒唇角勾起一抹涼薄的弧度:“你倒是挺實誠?!?

      扶桑說的沒錯,今天那場鬧劇,讓顧家丟盡了顏面。

      顧家有權有勢,想讓她這個本就沒幾天可活的孤女從這個世界消失的辦法簡直不要太多。

      原主的心愿還一個都沒有完成,她要是就這么涼了,這次任務鐵定會失敗。

      那她這些天受的罪,不就白受了嗎!

      “我最大的優點就是實誠?!?

      扶桑厚著臉皮就當左厲寒是在夸自己,話頭一轉,她又接著說道:“反正我也沒幾天活了,不會打擾你太久的?!?

      聽扶桑說起這個,左厲寒抬步走下樓梯:“今天沒吃藥?”

      扶桑一楞,這話說的怎么那么像是罵人……

      小弟不愧是跟在左厲寒身邊最久的人,他立馬就掏出藥遞給左厲寒。

      扶桑瞪大眼睛:“你不是一直和我在一起嗎?什么時候去買的藥?”

      眼見著左厲寒一邊拆開藥的包裝袋,一邊朝自己走來。

      被左厲寒強制喂藥的黑暗記憶瞬間涌上頭皮,扶桑臉都黑了。

      一下丟掉手里的藥竄起身,沖到桌子前倒了一杯水,朝左厲寒伸出手:“我又不是小孩子,吃個藥還要喂,給我,我自己吃?!?

      左厲寒眉頭一皺,又不高興了。

      他不喜歡扶桑反抗他。

      大長腿邁開,正準備和前面幾次一樣掐著她的脖子喂藥時,有手下進來:“寒哥,二爺到了?!?

      腳步一頓,左厲寒見扶桑像一只炸毛的小貓一樣,全身上下都寫滿抗拒兩個字。

      眉峰都快皺成了一個疙瘩。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