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見左厲寒和二爺的身影消失在樓梯盡頭,小弟緊繃的神經終于松懈了下來。

      他丟下正在收拾的玩具,對扶桑豎起了大拇指:“許小姐,你是個真勇士!我都不敢在寒哥發火的時候和他硬剛,他只要眉頭一皺,我就怕的要死?!?

      身高近兩米,一身肌肉的小弟像膽小鬼一樣,一臉后怕的拍著胸口。

      扶桑吃完藥,放下水杯。

      目光掃過小弟健壯的胸肌和肱二頭?。骸澳憔瓦@么怕他?”

      畢竟從體型上來看,小弟明顯屬于一拳就能干翻左厲寒的。

      小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既敬畏又有一絲懼怕的猛點頭。

      “我看寒哥剛氣的厲害,你還是趕緊躲一躲,別等他出來抓個正著?!?

      扶桑雙臂環胸,細眉微挑:“抓到了又怎么樣?”

      “他會把你撕吧了,這樣這樣,再這樣?!?

      小弟故意做出兇狠的表情,兩只大手緊繃成鉤爪樣,對著空氣一陣撕扯抓撓。

      現場給扶桑來了一段無實物表演。

      扶桑無語的搖了搖頭,趁小弟沉浸在表演中的時候轉身去了客房。

      剛剛吃的藥里有安眠的成分,扶桑打了個哈欠,也沒洗漱,直接躺在柔軟的床墊上睡著了。

      等她醒來已經是第二天。

      左厲寒不在,小弟窩在沙發上玩手機,看到扶桑出來,他立馬收起手機站了起來。

      “許小姐,我們今天去哪?”

      傭人從廚房端出來溫熱的牛奶和清淡的食物。

      “昨天買的兒童床什么時候到?!?

      小弟走過來幫扶桑拉開餐桌前的座椅。

      “你定的數量大,得下午才能運到?!?

      這具身體的癌細胞已經擴散到了食道,導致扶桑不管看見什么食物都覺得沒有食欲,吃什么都覺得難以下咽。

      但為了維持身體的正常運轉,她還是強忍著反胃,一點一點吃完了早餐。

      雖然進食的過程很漫長。

      好不容易吃完了,扶桑擦了擦嘴。

      “走吧,去完成清單第二項?!?

      原主因為接連失去兩個孩子,又加上本身時日無多,所以迫切的想感受一次做母親的感覺。

      昨天扶桑帶著小弟去了福利院,里面的孩子絕大多數都是被父母遺棄的。

      雖然有政府補助和社會援助,但面對只增不減的孤兒數量,這些援助無異于杯水車薪。

      孩子們過的依然很艱苦,幾個孩子擠一張床,玩具也都是破損的。

      扶桑給他們買了玩具和糖果,等下午兒童床到了,再一起送到福利院去。

      趁著空閑的時間,她打算去完成原主的第二個心愿。

      原主大學讀的是表演系,畢業后為了嫁給了顧少銘,她放棄了做演員的夢想。

      她想體驗一次站在鏡頭前的感覺。

      小弟查到最近的劇組拍攝點,一排氣派整齊的車隊駛出了別墅。

      此時劇組的化妝間,化妝師正試圖用厚重的底妝遮擋住米雪額頭上青紫的痕跡。

      米雪一直走的都是清純人設,妝容也一向是精致又不失干凈自然。

      現在為了遮擋額頭上的青紫,不得不打好幾層遮瑕。

      厚重的妝容看起來極其顯老。

      導演站在一邊看的眉頭頻皺。

      “實在不行,我們就先拍其他人的鏡頭,等你的傷養好了在補拍你的?!?

      米雪心頭一跳,眼眶很快升起了霧氣。

      “導演,昨天不是說好了先拍我的鏡頭嗎?”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