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米雪在這部劇里擔任女一號,這個位置是顧少銘作為投資條件才落在她身上的。

      其實一開始導演并不是很滿意米雪,因為她的形象和他心目中的女一號有著不小的差距。

      但最終迫于資本的壓制,不得不同意了。

      可昨天扶桑在婚禮現場鬧得那一場,不但讓顧少銘重傷住院,也因為她爆出顧家逼死親家的事,讓圍觀的賓客心里對顧家生了警惕心。

      出席婚禮現場的賓客,大部分人都和顧家多多少少有些生意上的往來。

      眼見顧家今天能為了一個女人逼死親家,萬一日后轉頭盯上他們,把對付許家那一套如法炮制到他們身上,那就不是破財的事了。

      說不定小命都難保。

      所以昨天之后,許多和顧家有生意往來的賓客都選擇撤資。

      有些談了一半就差簽字的,也突然反悔,撕毀了合同。

      顧家一時焦頭爛額,更加沒空搭理米雪了。

      導演本來就對米雪很不滿,一見這情況,馬上就動了換女一號的心思。

      米雪的眼線聽到這一消息,立馬告訴了她。

      顧不得頭上被撞的傷,米雪連夜來到導演入住的酒店,徹夜的‘談心’后,導演不再提換女一號的事。

      可米雪頭上的傷到底還是很影響拍攝進度。

      “可你這妝,上鏡不好看呀?!?

      米雪以為是導演換演員的心不死,故意找借口。

      漂亮的眼睛里淚水打轉,但卻倔強的不肯讓眼淚滾落。

      眼眶和鼻頭泛紅,小模樣別提多可憐了。

      導演想到昨晚一整夜的纏綿,心底一軟:“這樣吧,你給她剪個劉海,看能不能遮擋一下?!?

      造型師點了點頭:“我試試?!?

      就在造型師按著米雪的臉型比劃著構思造型時,化妝間外忽然傳出嘈雜的動靜。

      幾人一開始并沒有放在心上,直到動靜越來越大,隱隱還能聽見尖叫聲。

      導演終于意識到不對,一個箭步竄到門口,剛打開化妝間的門,突然出現一把黝黑的手槍指著他的鼻子。

      近距離的槍口,仿佛能聞到火藥殘留的味道。

      所有的話都卡在嗓子眼里,導演舉起雙手,小心翼翼的后退:“你們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舉著槍的男人沒出聲,只是逼迫著導演不停退步。

      化妝間的幾人見到槍,嚇得紛紛站起身,舉起雙手做投降狀。

      “我們劇組在拍攝期間,是有哪里做的不對,得罪閣下了嗎?”

      導演看著冰冷的沒有一絲溫度的槍口,額頭冷汗直冒。

      米雪看著冷漠舉起的高壯男人,只覺得莫名眼熟。

      不等她細想,又是一群高壯的男人魚貫而入。

      他們并排站在化妝間,氣勢洶洶的看著挺嚇人。

      扶桑緩步走進化妝間。

      她一露面,米雪驚叫了一聲:“是你!”

      原主從來沒有以顧太太的身份在媒體面前露過面,除了米雪,沒人知道她的身份。

      扶桑走到沙發前坐下,唇角勾起:“真巧,又見面了?!?

      昨天的事給米雪留下了很深的陰影,她滿眼驚恐的看著扶桑身后一排站立整齊的彪形大漢,不敢再像以前那樣在她面前演白蓮花。

      米雪害怕的后退幾步:“我,我已經,給你們父母道過歉了,你干什么還要追到劇組來!”

      她以為扶桑是為她來的。

      看著米雪害怕的瞳孔都在顫抖,扶桑心思一轉,眼底閃過惡劣的光:“你演的是什么角色?”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