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生怕扶桑再編出什么驚世駭俗的故事打擊孩子們弱小純真的心靈,院長忙不迭失的招來護工,將年紀小的孩子們都帶走了。

      扶桑撇著嘴,不高興。

      但她很快就將這點小情緒拋之腦后,在年紀稍大的孩子邀請下,和他們一起玩起了她以前從沒接觸過的玩具。

      直到在福利院陪著孩子們吃了晚飯,她才動身離開。

      經過這一整天被一群孩子左一口‘許媽媽’右一口‘許媽媽’叫著,扶桑感受到原主的存在感減弱了一些。

      回到小寒山別墅的時候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

      左厲寒還沒回來,扶桑吃了藥后就躺倒在床上。

      “0013?!?

      【我在?!?

      “有一個問題我一直都想問你來著?!?

      【宿主有什么問題盡管說,0013一定會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扶桑翻了個身,仰面躺著。

      “前兩個位面做任務的時候,我一點都沒感應到原主意識的存在,他們去哪了?”

      0013明白扶桑在疑惑什么。

      它解釋道。

      【基本情況下,當宿主的意識傳送到原主身上時,為避免干擾宿主,原主的意識體會被暫時安置在系統空間,當任務完成,宿主脫離原主軀體時,系統空間會自動將原主的意識原路遣返。

      當以‘完成原主的心愿’為任務時,為準確掌握任務完成進度,系統會將原主部分意識留存下來?!?

      扶桑明白了。

      當她每一次感受到原主的存在感減弱時,就意味著她做的那件事讓原主很滿意,直到她完全感應不到原主的存在時,就是她任務完成的時候。

      【是的呢,一點就通的宿主真是太聰明了!】

      扶桑對系統的馬屁并不感冒,解決了心底的疑惑,她打了個哈欠,一身輕松的閉上了眼睛。

      左厲寒直到凌晨才回到別墅。

      他看起來很疲憊,身上隱隱有一股血腥味。

      一直守在客廳的小弟立刻起身跟在他身后,叫了一聲:“寒哥?!?

      左厲寒沒應聲,徑直走上樓。

      小弟跟在他身后,將今天的事一五一十的和他講了一遍。

      當聽到扶桑給小女孩講恐怖版的美人魚時,他上樓的腳步一頓。

      這怎么那么像是那個人能做出來的事……

      “你再說一遍?!?

      原本只是將這件事當笑話講的小弟,見左厲寒臉色不對勁,立馬收了臉上的笑意。

      把扶?,F場改變美人魚的故事又詳詳細細的說了一遍。

      左厲寒眼眸深處翻涌起復雜的情緒。

      腳步一轉,大步邁開走下樓。

      也不敲門,直接擰開客房的門把手走了進去。

      迫不及待的沖到床邊,看著熟睡的扶桑,他滿眼復雜。

      喉結上下滾了幾次,他臉上的表情很糾結,即帶著一絲期待,又有些害怕。

      猶豫許久,他緩緩蹲在床邊。

      像一個被遺棄的孩子一樣,雙手扒著床沿,下巴放在手背上。

      薄唇輕啟,溢出一個刻在他記憶深處的名字。

      “阿姜……”

      床上的扶桑動都沒動一下。

      左厲寒也不再出聲,就這么蹲守在床邊整整一夜。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