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其實從左厲寒擰開房門的時候,扶桑就感應到了。

      不過她并沒有從他身上感受到威脅,所以也就沒搭理他。

      本以為他是突然興起想來看看自己,但扶桑沒想到他居然就這么在床邊蹲了整整一夜。

      如果只是蹲著也就擺了,偏偏他還瞪著一雙眼睛,像冤魂索命一樣瞪了她一整夜。

      直到天蒙蒙亮,扶桑惱怒的翻起身,扯過枕頭朝左厲寒臉上砸過去:“你有毛病吧?!?

      不知道左厲寒是不是腿蹲麻了,盡然也沒躲,直挺挺的任由枕頭砸在臉上。

      換了平時,他早就發火了。

      可此時,他臉上一點怒氣都沒有,反而帶著一絲小心翼翼的試探,輕輕的喚了一聲:“阿姜?”

      扶桑擰著眉頭,滿眼的莫名其妙。

      她的反應讓左厲寒失望極了。

      不過想想也是,那個女人要是還活著的話,到現在怎么也得有四十多歲了。

      而扶桑才二十多歲,顯然不會是同一個人。

      嘆出一口氣,左厲寒坐在地上盤起大長腿。

      “天還早,你在睡會兒?!?

      看他這樣子,是不打算出去了?

      扶桑不知道他哪根筋不對了,不過她也不打算管他。

      畢竟左厲寒和她的任務沒有一毛錢關系,她對他突如其來的傷感一點興趣都沒有。

      接過左厲寒撿起遞過來的枕頭,扶桑重重的倒在柔軟的床墊上。

      眼睛緊閉,強迫自己無視左厲寒極強的存在感。

      等她再次醒來,已經是上午九點了。

      翻起身,扶桑發現左厲寒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離開了。

      她洗漱完后走出客房,路過客廳時,一眼就看見左厲寒坐在沙發上。

      他一身居家服,看起來很輕松愜意。

      一邊喝咖啡,一邊劃動放在腿上的平板電腦。

      扶桑徑直從他身邊走過,他也沒和她打招呼。

      吃完飯,又吃了藥。

      扶桑準備將原主父母的骨灰遷到墓地,正式下葬。

      當然,這也是原主的心愿之一。

      她捧著骨灰盒前腳坐上車,左厲寒后腳跟著她上了車。

      “你要用車嗎?”

      扶桑本想說他要用車的話,自己就下去,可左厲寒也不搭理她,直接對司機說:“開車?!?

      回想起他這一系列不對勁的操作,扶桑略一沉吟,試探性的詢問道:“你大姨夫來了?”

      左厲寒身子一僵,冷冷的看著扶桑,又開始飆冷氣。

      氣氛一時有些尷尬。

      左厲寒本就是話很少的人,扶桑也沒興趣再找話題。

      就這么一路無話的來到墓地。

      牧師已經在場等候了。

      天空飄起了細雨,在牧師沉穩的悼念詞中,原主父母的骨灰緩緩下葬。

      墓地高處的一座小山坡上,兩個帶著連衫帽的男人正用望遠鏡看著這一幕。

      “左厲寒身邊的那個女人好像不是萱瑩?!?

      另一個人放下望遠鏡,有些擔憂的說道:“我們始終聯系不上萱瑩小姐,也不知道她現在怎么樣了?”

      “放心吧,左厲寒那么愛她,不會傷害她的?!?

      左石俊調整望遠鏡,聚焦在扶桑臉上。

      “你去查這個女人?!?/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