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導演一連幾天都沒有聯系扶桑。

      女主的戲份一旦改動,為了讓整個劇本串聯的更為完整,他必須連著其他角色的戲份一起改動。

      這樣一來,就勢必得讓其他角色背后的資本滿意才行。

      開機的時間一拖再拖。

      這期間扶桑也沒閑著,她做了很多原主以前想做但最終卻因為何種各種的原因沒能去做的事。

      左厲寒偶爾會陪著她,但大多數時間都在忙自己的事。

      每次他陪在扶桑身邊的時候,總會時不時的就用一種很復雜的眼神看她。

      像是要透過她的皮囊看到她的靈魂。

      她在他的眼中,看到一種名叫思念的神色。

      扶桑也不知道他在思念誰,只當作沒發現。

      這段時間下來,扶桑感覺到原主的存在感越來越弱,這說明她的任務就快完成了。

      這天,她剛從照相館拍完遺照出來,小弟在馬路對面等她。

      她剛走到路邊,一輛沒有牌照的面包車猛地從街角竄了出來,穩穩的停在扶桑面前。

      車門打開,幾個人高馬大的壯漢扯住扶桑的細胳膊細腿,猛地用力就把她架到黑車上。

      等小弟察覺到不對勁跑過來的時候,扶桑已經被綁架走了。

      “許小姐!”

      小弟追著車跑了一段路,但兩條腿哪里能跑得過四個輪子,最終他還是被甩的影子都看不到了。

      車上一個綁匪拿著槍抵在扶桑脖子上,威脅的意思在明顯不過。

      扶桑非常識時務,她既沒有掙扎,也沒有驚慌尖叫。

      老老實實的待在車上,任由這些綁匪將她帶到一處荒廢的爛尾樓里。

      下車后,她的后腦勺始終被一把槍頂著往前走。

      就這么走進爛尾樓深處。

      一個男人坐在空房屋中央,他面前是一張寬大的桌子。

      修長的雙手交叉抵在下巴上,一副好像等了很久的樣子。

      “過去!”

      用槍抵著扶桑的綁匪在后面推了她一把。

      “對待淑女得溫柔一點?!?

      男人站起身,理了理身上整齊的西裝,英俊的臉上掛著得體的笑意。

      他走到扶桑身前,溫柔的幫她拉開桌子前的凳子。

      “許小姐,請坐?!?

      扶桑也不怕他耍什么花招,大大方方的坐下了。

      “你綁架我應該不是為了錢吧?”

      畢竟他身上一套西裝就得六位數起步,而且他能一口叫出自己的姓氏,說明他早就調查過自己,對自己情況了如指掌。

      男人在扶桑對面落座,故作神秘的勾起唇角:“區區錢財算得了什么,我邀請許小姐,是為了和你做交易的?!?

      扶??粗麤]說話。

      男人打了個響指,守在一邊的綁匪拿出兩個文件袋。

      并將其中一個遞給扶桑。

      扶桑接過文件袋,打開后發現立馬只是幾張照片。

      薄薄幾張照片,看的扶桑眉峰微挑。

      照片上是幾個在河邊打開的黑色垃圾袋,垃圾袋里裝著被肢解的尸塊。

      從冷白的肌膚和纖細的手指來看,應該是一個女人。

      扶桑很快回憶起自己第一天住進小寒山別墅時,那幾個提著黑色垃圾袋從客廳走過的白大褂。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