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看著扶桑的反應,男人說道:“你可能沒見過她,她叫萱瑩,是一個很善良,很漂亮的女孩兒。

      她跟在左厲寒身邊七年了,最后卻換來一個身首異處的下場?!?

      扶??粗掷镅鹊恼掌?,眉峰緊皺,垂下的睫毛擋住了眼底的神色。

      他好像并不知道,左厲寒能成功奪權,扶桑在其中是立了大功的。

      男人一臉沉痛的表情:“他不過我父親帶回來的一個養子,為了獨占產業,妄圖謀害我們父子,好在我有一群忠心不二的手下,在他們拼死保護下才僥幸撿回一條命。

      你看,他對待親人都能如此狠辣,更何況是你?!?

      扶桑抬起眼皮,將目光落在左石俊臉上。

      嗯?

      他是不是誤會了什么?

      “他現在對你好,不過是一時興起,等他耗盡耐心,你的下場未必會比萱瑩好到哪去?!?

      所以這人綁架她,是以為她是左厲寒的女人?

      “許小姐,你的情況我也有所了解,左厲寒能為你做到的,我可以比他做的更好,他不能做到的,我也可以?!?

      看著左石俊自信的表情,扶桑反問了一句:“左厲寒做不到的事?”

      “當然!就比如,你最大的心愿?!?

      左石俊將手上另一份文件袋遞給扶桑。

      里面是厚厚的一份文件,詳細記載了顧氏集團六年前怎樣悄悄成了一家影子公司,又是怎么利用影子公司作假帳,籌集秘密資金,同時提供賄賂,逃稅等一系列違法的事。

      這些東西要是曝光,顧氏集團怕是要陷入大麻煩之中了。

      “像顧少銘這種人渣,許小姐對他的懲罰實在是太輕了,只有顧氏集團徹底完蛋,才能告慰你父母的在天之靈?!?

      扶??粗掷锏馁Y料沒有說話。

      其實對她來說,只是需要一個工具人來協助她,至于這個人是誰,并不重要。

      略微沉默后,扶桑揚了揚資料:“條件是什么?”

      左石俊知道扶桑這是同意交易了,唇角勾起滿意的弧度。

      從手下那里接過一個小藥瓶。

      左石俊將藥瓶放到桌子上,食指頂著瓶身推到扶桑面前。

      “讓他喝下這瓶藥?!?

      ……

      等扶?;氐叫『絼e墅,偌大的別墅空無一人,估計是全體出動去搜查綁架扶桑的綁匪了。

      正要走進客房,扶桑忽然想起自己臨走時,左石俊對她說的話。

      “許小姐下手的時候如果有猶豫,就去地下室看看,有驚喜哦?!?

      腳步一轉,扶桑徑直朝地下室走去。

      如果是平時,這里肯定有人把守。

      但現在卻一個人影都沒有,像是故意要放扶桑進去。

      安裝了密碼鎖的地下室入口半掩著,仿佛不久前剛有人進去。

      有幽冷的風從縫隙中擠出,怎么看都像是一個等著扶桑主動踏進去的圈套。

      扶桑沒有猶豫的推開了半掩的入口。

      環形的樓梯通著深不見底的地下,她打開手機燈光,謹慎的走了下去。

      樓梯很長,單單走下去就用了十多分鐘。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