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顧少銘的手纏著厚厚的繃帶,讓他做什么都不方便。

      就連簡單的拿穩筷子都十分艱難。

      顧少銘又是十分要臉面的人,讓他拉下臉等著被喂飯,那他寧愿餓著肚子。

      當筷子第n次從他手上掉落時,壓抑許久的怒火徹底爆發。

      “干!”

      顧少銘猛的站起身,一下將桌子上的餐盤通通掀翻在地。

      他突然的爆發,嚇得傭人屏住呼吸,一點聲音都不敢發出來。

      這個曾經意氣風發的顧氏總裁,自從被當眾羞辱之后,就變得喜怒無常。

      全身都流淌著陰沉的氣息,像是討債的惡鬼,遠遠看一眼就讓人覺得害怕。

      “許沫沫!”

      這個名字幾乎是從顧少銘牙縫里擠出來的,惡狠狠的語氣仿佛恨不得把她抓到眼前來生吞活剝了。

      想到那個女人,顧少銘不受控制的就想到幫著她羞辱自己的左厲寒。

      看他們那熟稔的樣子,顯然早就勾搭在一起了。

      “許沫沫,你真的太會演戲了?!?

      真是辛苦她天天在自己面前演的多愛自己,背地里卻不知道給自己帶了多少綠帽子。

      顧少銘腦補出扶桑和左厲寒廝混在一起的畫面。

      氣的渾身都在哆嗦,瘋了一樣開始砸東西。

      入目所及的東西都遭了殃,被砸的稀巴碎。

      扶桑沒把他怎么樣,他倒是自己把自己氣的魔怔了。

      從外面進來的助理看到滿屋狼藉,站在門口一臉糾結。

      剛剛他從山下上來的時候,遇到了被保安攔下的米雪,她扒著車窗楚楚可憐的哀求自己,讓自己幫她給顧少銘帶話。

      助理跟在顧少銘身邊很久了,見過顧少銘對她癡迷的模樣。

      不過阻攔米雪去見顧少銘,顯然是顧董事長的意思。

      助理有些猶豫。

      “少爺,米小姐……”

      他剛說了五個字,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在他身后的顧父突然按住了他的肩膀。

      被打斷話的助理心臟都提了起來。

      頂著顧父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