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顧氏這樣的豪門,有自己的法務公司。

      他們身邊都是常年有律師跟著。

      何況公民本就有這個權力,邢檢察官當然不會拒絕顧父的要求。

      “請吧,顧總?!?

      顧少銘沉著臉走過顧父身邊時,顧父背對著檢察官,壓低了聲音對顧少銘說:“不用擔心,只是接受幾天調查而已,媒體那邊我會打招呼?!?

      顧父的沉穩,讓顧少銘從開始聽到影子公司暴露而產生的慌亂情緒逐漸平復。

      “我知道了?!?

      此時蹲守在山下,被保安攔在外面的米雪并不知道顧家的事。

      當她看到車隊從山上下來時,以為是顧少銘終于肯見她了。

      米雪激動的跑到路中央揮舞著胳膊:“少銘哥哥,我在這里!”

      車里的顧少銘自然看到了米雪,他驚訝的坐直了身子:“雪兒?”

      “別亂動?!?

      和顧少銘坐在一輛車的搜查官將他的身子重新按進了座椅,阻止了他開車窗的舉動。

      車子一下都沒有停頓,徑直從米雪身邊開過。

      “少銘哥哥?”

      激動的表情凝固在臉上,米雪不可置信的看著車子絕塵而去,下意識的跟著車尾跑了幾步。

      “少銘哥哥!”

      怎么會這樣?

      他怎么可以看不看自己一眼?

      就……就這么走了?

      “難道他已經厭棄我了?”

      米雪大受打擊,嬌瘦的身子搖晃了兩下摔倒在柏油路上。

      當頭烈日,曬得米雪有瞬間的恍惚。

      “不,我不會認命的,我還……我還有機會,對!我還有機會!”

      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米雪的雙眸恢復了光亮,她從地面爬了起來。

      等米雪趕到導演入住的酒店時,已經是傍晚了。

      導演和剛剛改好劇本的編劇一起喝了酒,剛洗完澡出來就聽見有人敲門。

      “導演?!?

      看到房間門口的米雪,他臉色一黑,二話不說就要關門。

      米雪眼疾手快的把手擋在門框上,白皙的手指被夾了一下。

      “??!”

      即使痛到慘叫,米雪依然不肯將手拿開。

      導演煩躁的抓了抓濕漉漉的頭發:“你到底想干什么?”

      米雪一言不發,只是雙眸含淚,用另一只手去解自己的衣服。

      “你你你你……你這是干什么?!”

      這可是酒店走廊??!

      隨時都會有人路過!

      導演驚得手足無措,一時不知道是該把米雪拉進房間里,還是應該把她據之門外。

      米雪則趁著這個空擋,動作麻溜的將自己上半身扒的光溜溜的,一下撲進導演懷里。

      抬起漂亮的臉蛋,楚楚可憐的眼眸含著兩包淚花,她的聲音帶著嬌弱的哭腔:“導演,我知道錯了,看在我年輕不懂事的份上,再給我一次機會吧?!?

      米雪知道怎么做能激發男人的保護欲,更何況她本身就是一個難得一見的美人兒,我見猶憐的外表加上主動投懷送抱,沒有哪個男人能抵抗的住。

      天雷勾地火。

      兩人激烈的連房門都忘了關。

      扶桑倚靠在角落,將一切盡數拍了下來。

      忽然有電話打進來,扶桑隨手接聽。

      “許小姐,拍到你想要的了嗎?”

      左石俊慵懶的聲音從手機另一端傳進耳朵。

      扶桑輕笑了一聲:“你呢?解決那個老狐貍了嗎?”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