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第三道驚天霹靂就這么毫無預兆的劈在顧少銘頭上。

      看著癲狂發笑的米雪,顧少銘滿臉猙獰,兩只手一起掐上她纖細的脖子上。

      手臂青筋暴起,米雪被掐的眼珠外凸,臉色青紫,眼看著就要斷氣。

      姍姍來遲的邢檢察官連忙上去,和律師一起廢了好大力才把兩人分開。

      被強行架開的顧少銘還在奮力掙扎,大吼大叫著:“賤人!我要殺了你!”

      顧少銘這邊雞飛狗跳,扶桑那邊也不平靜。

      她一直等到槍聲平息,所有的動靜都銷聲匿跡。

      她這才角落里站起身,不急不躁的朝別墅走去。

      經過槍戰洗禮的別墅變得破敗不堪,院子里全是碎玻璃渣。

      體型不同的尸體到處都是,空氣里火藥味混雜著血腥味。

      扶桑即使用手捂著口鼻,依然能嗅到惡心的氣味。

      胃里一陣翻江倒海,干嘔的感覺不斷涌上喉嚨。

      扶桑加快了腳步走進別墅內。

      然而里面的場景并沒有比外面好多少,樓梯上,地上,沙發上到處都躺著尸體。

      扶桑細眉輕挑:“不會是同歸于盡了吧?”

      “不好意思,讓你失望了?!?

      熟悉的聲音從背后傳出。

      扶?;剡^身,看見左厲寒帶著一身血,半個身子的重量都倚靠在小弟身上。

      “呀,你們還活著呢?!?

      感嘆的語氣里沒有一點驚訝,好像一點都不意外他們還活著。

      小弟把腳下左石俊的尸體踢了一腳,滾到扶桑腳邊。

      擦了擦臉上的血跡,小弟苦著臉抱怨:“許小姐,下次在有這種事,你能不能提前吱一聲,要不是我和寒哥配合的好,今天指定交待在這?!?

      扶桑淡定的瞄了一眼左石俊死不瞑目的眼睛,一臉無辜的說道:“我不是已經提醒過你們了嗎?!?

      左厲寒冷笑一聲:“呵,紅酒里加鹽,這也算提醒?”

      聽左厲寒說道這個,小弟也忍不住抱怨:“許小姐,你下次能不能別往紅酒里加鹽了,太惡心了,剛才要不是寒哥反應快按住我,我就吐了?!?

      扶桑用腳尖踢了踢死不瞑目的左石俊,對小弟笑著說道:“沒有下次了?!?

      “好像也是?!?

      小弟撓了撓頭,后知后覺的憨笑。

      左厲寒無語的搖了搖頭,沖扶桑伸出手:“手機?!?

      扶桑樂顛顛的跑過去遞上手機,趁左厲寒打電話的功夫,她轉動眼珠,將目光落在左石俊臉上。

      說起來也是你太沒用了。

      我雖然提醒了他們,但到底是你們人多勢眾,這種絕對優勢下,你連他們兩個人都干不翻。

      我還能說什么呢……

      左厲寒叫來了人打掃戰場,他則帶著扶桑和小弟坐上車去另一處據點處理傷口。

      因為失血過多,左厲寒靠在后座上昏昏沉沉。

      扶??粗恢辟N身佩戴的金牌從破爛的衣領露在外面。

      這個刻著他名字的金牌好像對他很重要。

      扶桑伸出手,在距離金牌還有五公分的時候,忽然被一只大手緊緊攥住了手腕。

      對上左厲寒警惕的目光,她撇撇嘴:“我只是檢查一下你的傷口?!?

      左厲寒卻回憶起之前扶桑替他上藥時,故意把棉簽戳進肉里的畫面,臉色頓時一黑。

      甩開扶桑的手腕,他冷著臉拒絕。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