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顧氏離涼涼不遠了。

      米雪一紙傷情鑒定,控告顧少銘殺人未遂,本就在接受調查的顧少銘直接被強制拘留。

      留下一個爛攤子讓已經七十歲高齡的顧老太太重出江湖,試圖力挽狂瀾拯救集團。

      在老太太東奔西走的時候,扶桑接到了導演讓她入組的通知。

      扶桑讓小弟去照相館取她前幾天在那拍的遺詔。

      所以這次是左厲寒陪著扶桑去劇組。

      雖然說有個大帥哥跟在身邊是很賞心悅目,但被一個隨時釋放寒氣的冰塊直勾勾盯著,換個正常人怕是得做一宿噩夢。

      扶桑無奈的嘆了口氣:“你能不能別像個索命得冤魂一樣?!?

      誰知她這句話一出,左厲寒神色一滯,眼底復雜得情緒翻涌。

      沉默良久,他忽然問了一個奇怪得問題:“你相信人有前世嗎?”

      扶桑一臉迷惑:“???”

      不等扶?;卮?,他自顧自的緊接著說道:“你說,轉世過后的人,會記得上輩子的事嗎?”

      扶桑一臉麻木:“你這個問題很有深度,我得思考思考在回答?!?

      說完,她單手撐著下巴,裝作沉思的模樣,不再搭理突然發神經的左厲寒。

      之后的一路上,左厲寒也不再說話。

      他放松身體,靠在座椅上。

      目光卻始終黏在扶桑臉上。

      深邃的像是要看穿她的靈魂。

      這一路上扶桑只覺得備受煎熬。

      如芒在背。

      如坐針氈。

      如鯁在喉。

      好不容易挨到劇組,車一停穩,扶桑飛快的跳下車。

      作為濰城扛把子級別的涉黑組織,導演一眼就認出了左厲寒那張臉。

      頓時緊張起來。

      抬手擦了擦額角流下的冷汗,導演的目光在左厲寒和正在查看劇本的扶桑身上來回打轉。

      沒到這個衰神背后居然站著一個煞神。

      同時不由得慶幸,那天幸好沒得罪她。

      一旁專心看劇本的扶桑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在導演心里被按上衰神名號。

      她對新劇本很滿意。

      雖然戲份不多,看起來完全不像是女一號。

      反正扶桑的主要目的是把米雪趕出劇組。

      至于原主,她也只是想過個戲癮,體會一把站在鏡頭前的感覺。

      能不能出圈,能不能大火,她并不在看重。

      在左厲寒和一眾涉黑人員虎視眈眈的注視下,除了扶桑在外的一眾人,膽戰心驚的舉行了簡單的開機儀式。

      扶桑的時間不多,所以導演決定先拍她的戲份。

      不論是原主還是扶桑,都沒有在鏡頭前演戲的經驗,導演只能耐著心,手把手的教她。

      這場戲需要扶桑和女三號一起掉進泳池里。

      扶桑站在泳池邊,看著臉色不太好看的女三號,只覺得很眼熟。

      “啊,你不是之前那個要說要演女二號的嗎?怎么跑來演女三號了?”

      女三號冷冷的看了扶桑一眼,沒有說話。

      就在這時,一陣輕巧的腳步聲伴著一道輕喘的聲音一起響起:“對不起大家,我來遲了?!?

      熟悉的聲音讓扶桑皺著眉頭看過去。

      米雪漂亮的臉上滿是歉意。

      “抱歉抱歉,讓大家久等了?!?

      導演從監視器后面站起身,大聲招呼化妝師來給米雪化妝。

      導演都走了,拍攝自然中斷。

      女三號氣呼呼的冷哼一聲,怨恨的瞪著搶走她角色的米雪。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