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扶桑對遺照拍的還是很滿意的。

      照片上的女人雖然看著很瘦,但臉上掛著平靜的笑,恰到好處的妝容讓她看起來很精神。

      一點都不像是一個時日無多的重癥患者。

      扶桑剛把遺照收好,敲門聲就響了起來。

      她拉開門,門口站著從劇組出來就和她分開了的左厲寒。

      “這么快就回來了?”

      畢竟他走的時候很匆忙,扶桑還以為他是有什么要緊的事。

      左厲寒沖著扶桑攤開手掌,掌心上躺著一粒紅藍相見的膠囊。

      沒有包裝,也沒有說明。

      扶桑皺著眉毛,臉上寫滿了拒絕:“這是哪來的三無產品?你不會想讓我吃了吧?”

      左厲寒板著臉:“想讓我喂你?”

      扶桑:“??。?!”

      猛地一個后撤,扶桑拼命搖頭:“no!”

      輕輕嘆出一口氣,左厲寒難得放柔了聲音哄道:“聽話,這藥對你的病有用?!?

      扶桑凝視著左厲寒的眼睛,悄無聲息的釋放出精神力讀取他的記憶。

      她看到左厲寒為了這顆藥,冒著風險綁架了不少在醫學的各個領域都享有盛譽的專家。

      幾番威逼加重金利誘。

      這群人剛開始自持清高傲骨,寧死也不愿受脅迫,

      他只好當著他們的面干掉了幾個叫囂的最厲害的刺頭,這才嚇得他們乖乖配合。

      扶桑大概也猜的出來,左厲寒這么大費周章,無非是把她當作了那個阿姜。

      當她想讀取他腦海里關于阿姜的記憶時,卻驚訝的發現自己的精神力受到了阻攔。

      這說明左厲寒把這段記憶保存在大腦最深處,禁止任何人窺探。

      看來這個阿姜對他很重要。

      扶桑默默的收回精神力。

      左厲寒是一個警惕性很強的人,她剛剛讀取的只是他淺層記憶,如果要強行突破禁錮去讀取

      他刻意保存起來的記憶,勢必要費上一番功夫。

      顯然原主的身體狀況并不能支持她這么做。

      扶桑抬手從左厲寒掌心拿走膠囊,當著他的面放進嘴里,就著口水生吞了下去。

      左厲寒滿意的在她發頂揉了揉:“我是希望你能好起來的,至少……可以多活幾年?!?

      掌心的溫度透過頭皮滲透到心間,看著他溫柔的目光,扶桑忽然覺得,能被一個人這樣惦記著,也是一件挺幸福的事。

      不知道是不是左厲寒的藥真的起了作用,之后的時間里,扶桑覺得精神了許多,胃口也好了不少。

      與此同時,劇組的拍攝進度也很順利。

      自從那天導演的老婆沖到片場大鬧一場,強行帶走了米雪后,扶桑就再也沒在劇組里看到她了。

      而導演的老婆也是時不時的以各種方式突襲查崗,搞得導演時時刻刻的提著精神,就連和劇組的女演員離的稍稍近一點都要擔驚受怕。

      扶桑作為女一號,戲份極其的少。

      導演又不敢擅自撤下她的番位,只好和編劇商量后,大幅度增加男主的戲份,把好好的言情劇本改成大男主戲。

      出演男一號的演員對此當然沒有意見,甚至很開心,覺得是自己出圈的時候到了,平時拍攝更加用心。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